表面利於小英其實賴神仍有逆轉勝機會

民進黨昨午召開第十八屆第十二次中執會,會中以並未達成完全共識的「共識決」,通過在「挺英」中執委翁章梁所提修正案基礎上進行少許修訂的《二零二零年「總統」提名初選選務日程相關事宜》,其主要內容是:一、柯文哲、韓國瑜放入三人對比民調;二、手機百分之五十納入民調;三、舉辦一場電視政見會。初選民調時間確定六月十日至十四日。但由於唯一的「挺賴」中執委林俊憲表達反對意見,因而黨主席卓榮泰決定將此反對意見記錄在案。

據「挺英」中執委表示,通過並採取三點方案,是基於以下的理由:其一,為避免公職候選人提名無法反映真實民意,現行辦法在候選人對於「對比對手」無共識的情況下,被迫必須採取「黨內互比式」題型,容易受到對手陣營支持者的干擾,而無法提名出最可能勝選的候選人,因此納入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建立最貼近事實的選戰假定。

其二,電話民調方面,依據「NCC」公布資料顯示台灣地區有超過五百萬人是「唯手機族」,倘僅是採用市話調查勢必無法觸及此類群體,再加上過去經驗顯示,市話調查無法有效觸及二十至二十九歲的年輕族群,無法反映出真實民意,因此建議修正現行辦法,「總統」初選應納入手機進行調查,手機和市話的比率各佔一半。

其三,關於初選日程,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爭論衝突,電視政見會由原規劃兩場減為一場,辦理日期須配合雙方候選人行程安排,決定六月十日至六月十四日辦理民調。

這個結果,被「挺英」中執委認為大獲全勝,蔡英文也在臉書上掩蓋不了自己的欣喜。但「賴派」卻難以接受,唯一「挺賴」中執委林俊憲會後受訪時表示,「英系」多數決強行通過此案,因而他當然對該決議無法接受。改變遊戲規則對黨形象造成嚴重傷害,對「二零二零」大選產生負面影響,必須要負起最大責任。他也要代表賴清德表達深切的遺憾。而賴清德本人更是於深夜在個人臉書發文,指出這個結果,被修改的不是「辦法」而是「民主」,被傷害的不是「初選」而是「民進黨」。並批評當日下午的中執會,通過了民進黨創黨以來不曾有過的惡例。粗暴的推翻已經公告生效的初選辦法。還指出中執會通過的決議,並不是「共識決」,因為代表他的中執委林俊憲已明確表達反對違反民主的強勢修改,但很遺憾的,不敵多數,對中執會今天的結果,因而他表達強烈遺憾。

顯然,卓榮泰和秘書長羅文嘉也不盡滿意這個結果,因而在會議結束後,兩人都沒有依例主持記者會,而是由發言人李問公佈會議結果及回答提問。但李問仍然直率地轉達了卓榮泰的感受,指出中常會、中執會是合議制機關,慣例上尋求集體的共識,在有共識情況做出的所有決定,才是黨內據以執行最有利的方向。而他始終認為,初選選舉公告後,時程、機制、流程,都不宜隨意改變,這是基本立場,但因客觀事實,也做出調整。

據說,在會議過程中,卓榮泰堅持民進黨採用「共識決」棄用「多數決」的傳統慣例,反對「挺英」中執委依仗人數優勢而進行表決,並揚言倘付諸表決他就離開會場。「挺英」中執委雖然懾於卓榮泰所表達的大道理而放棄表決,但仍然在林俊憲表達反對態度之下,挾著人多勢眾,聲稱已經獲得共識而通過該修正案。

可能是連卓榮泰也訝異於為何蔡英文竟然如此執著必須在初選中勝出及頑強地堅持要制定有利於自己的方案,因而他意有所指地強調,民進黨真正的目標是在明年一月十一日的勝選,真正的競爭是外在的主要政黨與對手,「今天在這裡我們討論的,都是要支持今天通過這個決議的機制產生的候選人」。但他又旋即指出,「我們也清楚初選之後,需要大量的整合工作,真正困難的挑戰現在才開始。」

實際上,蔡英文已經陷於「輸不起」的心態中,這可能是出於兩層心理:其一、台灣地區自民選產生「總統」後,除李登輝外,都是在黨內初選中享受「現任者優先」,在競選中也戰勝挑戰者而獲得連任。如果蔡英文在黨內初選中就被拉下來,這面子往哪擱?其二、蔡英文始終認為,儘管她的民調很低,但只要她獲得民進黨再次提名,就必定能夠成功獲得連任。實際上,二零零四年的陳水扁,二零一二年的馬英九,都是在對手民調超越或急追自己的險境中,最後卻「有驚無險」地獲得連任的,而且當時對馬英九構成重大威脅的就是蔡英文。

而卓榮泰卻不這麼看,因而強調﹝真正的競爭是外在的主要政黨與對手」,並指出「真正困難的挑戰現在才開始。」

其實,就連蔡英文能否依仗著自己在舞台、資源和團隊上均擁有完全的優勢而勝出黨內初選,現在也是未知之數。實際上,表面上看,中執會昨日通過對方案,確實是對蔡英文極為有利,但事物都是「一分為二」的,其實也埋藏著不少對蔡英文不利的盲點。

其一、當初是意圖利用賴清德舞台、資源、團隊「三缺」的劣勢,倘無法通過初選辦法,就使用「拖字訣」,拖到賴清德「三衰而竭」,最後就採用霸王條款」召開「全代會」,「徵召」她出選。而現在卻是將民調日期提前到距離如今只有不到半個月的六月中旬,這就有利於本來就是民調比她高的賴清德——雖然近期蔡英文的網絡媒體流產很高,但民調並沒有提高多少,仍在賴清德之下。而且還不排除在民調作業過程中,被查詢者出於「同情被欺負者」的心理,表態支持賴清德。

其二、對比式民調納入柯文哲,未必對蔡英文有利,因為兩人的重疊性較高,反而柯文哲與賴清德各自的支持者界線分明。

其三、蔡英文以為民調納入手機,可以令她爭取到青年的支持。而且小英後援會也正在緊急蒐集手機號碼,只要在蒐集過程中有選擇性地集中青年人的手機,就能發揮加疊作用。不過,如今的情勢與「太陽花學運」時大不同,年青人因為各方面境況都得不到改善,不一定會支持蔡英文。而受委托的民調公司,為了避免搞砸自己的招牌,也將不會接受小英後援會提供的手機號碼,而是採取自己的專業手法。雖然手機民調是首次進行,可能在技術上尚未成熟,但畢竟有自己的專業經驗及準則。

吊詭的是,就在民進黨中執會召開的昨日,《蘋果日報》公佈委託典通公司進行的台灣地區首份手機全民調數據,結果卻是跌破眼鏡,蔡英文手機民調竟無優勢,其手機民調支持率竟比巿話民調還要低。而韓國瑜定手機民調雖然也低於巿話民調,但支持率仍是藍綠白可能總統參選人第一名。

這可能將會埋下對蔡英文不利的後果,在民進黨委托的民調公司進行民調作業時,各家民調機構、智庫或經常進行民調活動的媒體(包括今次的《蘋果日報》),為「擦亮」自己的招牌,不排除也在同一時間,按照民進黨的標準進行民調。如果民進黨公佈的民調有利於蔡英文,而各家機構的民調結果卻是距離甚遠,就必然會爆發「作假」的政治風暴,屆時就不但是蔡英文,連整個民進黨,都將「吃不了兜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