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之都—-香港

香港作為和紐約倫敦東京齊名的世界級大都市,有一個紐約倫敦東京都沒有的響亮名頭,國際情報中心,以至於人送一個美稱——東方間諜之都

香港獨特的情報優勢

首先,作為全球最負盛名的自由港之一,物流人流極度發達的香港,成為它們搜集我國情報的便利場所。

香港對外來事物接納程度很高,這為各種勢力在港開展情報活動提供了便利的社會空間,西方一些國家趁機在此安插諜報力量或者扶植代理人,使香港成為「東方諜都」,與歐洲的里斯本、非洲的卡薩布蘭卡齊名。

另外,100多個國家和地區與香港都有免簽證或落地簽證的協議,使得各類人員到港極為便利。

其次,香港地理位置特殊。通過陸路的羅湖口岸、皇崗口岸以及水路的深圳蛇口等口岸,每日往來於香港和內地的各種人員數以十萬計,這其中不乏情報人員。

香港回歸前,許多外國情報機構為向內地滲透,利用深圳、惠州與香港間海岸警戒的漏洞,與香港走私集團合作,使用快艇或漁船,偷渡情報人員入境或接送情報人員離開內地。

第三,發達的商業環境為眾多的情報機構開展秘密行動提供了商業外衣。許多海外情報機構除了靠著領事館打掩護,還在香港本地註冊公司開展活動。

僅僅看臺灣在香港的例子,據臺灣媒體解密的資料顯示,「國安局」以某公司為名,駐有一個七人行動小組在港開展活動,「軍情局」乾脆一口氣註冊成立了20多家公司,掩護其情報機構開展工作。

小小臺灣都這樣了,英美這些老牌情報大國就更不用說了。

車水馬龍人員免簽的發達,與紅色中國一河之隔的便利,發達的商業掩護,香港果然是間諜們的樂土。

而且,最要命的是,商業法律法規健全的香港,竟然沒有間諜罪!

一般而言,沒有外交身份掩護的間諜人員,如果被他國政府逮住,往往都是投進監獄坐大牢,然而香港並無與間諜罪有關的法律法規,即使你中國在香港抓到別國情報人員,你也最多是驅逐出境了事,無法在他沒有刑事犯罪的情況下進行逮捕。

而就算你中國想驅逐這個特工,因為香港承認雙重國籍,只要這個特工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特工也可以向香港法院進行訴訟,從而用漫長的官司扯皮,讓中國政府的驅逐出境命令成為一紙空文。

香港這樣的法制建設,讓各國在香港的間諜們幾乎沒有後顧之憂,更加肆無忌憚的進行情報活動。如此奇葩的法律設定背後,實質上是宗主國英國,對香港的精設計。

香港間諜活動有多猖獗

擁有如此優異的情報優勢和幾乎沒有後顧之憂的法制保障,各國間諜們在香港到底搞過多大的新聞呢?

列舉幾個例子:

1955年,周恩來總理本率中國代表團,從香港搭乘飛機赴印尼參加萬隆會議。

國民黨當局在港特務用60萬港幣買通香港機場清潔員,在周恩來預定搭乘的「喀什米爾公主號」右翼輪艙處,安裝了一顆定時炸彈。幸好原定乘機的周恩來並未登機,但是,飛機爆炸,中國代表團多名人員全部遇難。

香港某研究中心,回歸前曾是美國中情局負責搜集我國各類政治、經濟情報的中心。該機構利用微縮影印、電腦下載等方式,搜集了新中國成立後內地各主要省市每日的主要新聞報章以及我國2000多個縣的縣誌,有的甚至比內地掌握的資料還豐富。國外漢學界以前曾流傳一個說法:「從事中國研究的海外學者,如果沒在XXX研究中心呆過,其研究成果的權威性和可信性都將受到質疑。」在我國政府的嚴正交涉下,美國才放棄了對該研究中心的操控。

1995年,覺得在香港搞情報還不過癮,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的聯絡官約瑟夫•陳,和助理聯絡官德韋納•佛羅倫茲,以香港為跳板,前往中國東南沿海搜集我軍軍事演習,以及廣東、福建空軍基地的軍事情報。他們潛入多處軍事禁區進行偷拍等活動,並對竊取到的情報進行了配音和標注,後在作案現場被抓,因為在身在大陸不在香港,兩人直接被扔進牢裏了。

另外,英國政府在統治香港期間還在香港員警內部設立了警務處「政治部」。政治部隸屬於英國軍事情報局五處,主要工作是收集社會主義國家情報,嚴密偵察防範「中共的顛覆、間諜活動」。

香港回歸後,一批警務處「政治部」「骨幹」幾年前秘密轉至海外,經過幾年秘密培訓,1997年隨著移民回流潛入香港。在英美政府的暗中支持下,他們有的躋身香港的政府部門,有的潛入香港的保安、商貿機構,改頭換面進行秘密情報搜集。

是不是有種諜影重重的感覺……

更有甚者的是,在香港回歸,中國駐軍後,香港間諜們依然肆無忌憚,有恃無恐(香港間諜的內心:就算給你抓到了,你也不能把我怎麼樣。)

香港《東方日報》曾經報導了這樣的消息:打算作為新行政長官官邸及辦公室的禮賓府,日前在翻修整建時發現,竊聽器遍佈,包括客廳、臥室以至浴室都「不乾淨」。

此事一出,不少人在猜測誰是幕後黑手的同時感慨:間諜在香港仍十分活躍,不少外國情報機構更是以香港作為窺伺內地的基地。

不僅是香港一把手的官邸安竊聽,連駐港部隊都敢去竊聽。

1997年回歸,駐港部隊接收添馬艦基地的威爾士親王大廈時,赫然發現大廈內部很多隱蔽之處都被裝了先進的竊聽器。

會議室的牆壁中、地板下,甚至衛生間的馬桶底座旁都發現有竊聽器。回歸後的幾年間,這座大樓幾乎處於停用狀態,駐港部隊也未像英軍那樣將添馬艦基地用作司令部。

僅僅這幾個例子,險些炸死周總理,某研究中心比大陸還專業,通過香港為跳板刺探大陸情報,政治部特工回流香港,監聽香港首長官邸和駐港部隊。

香港,不愧是間諜之都。

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也舉幾個例子,看完後,心裡就有底了。

先視線拉回到2014年的12月18日,一位91歲高齡的老人在廣州病逝,這位看似平凡的老人,卻有一個不平凡的告別儀式——葬禮上,很多中央高層領導送花圈以示哀思。

一位平凡的老人何以驚動高層人物?這個老人到底什麼來頭?

這位老人,就是生前曾擔任香港員警訓練學校副校長的曾昭科。

曾昭科是上世紀60年代香港警方華人第一高官,時人稱之為,警界之星,擔任過港督葛量洪的貼身護衛。

1961年,香港員警的情報部門政治部才發現,這個警界之星居然是中共地下黨!因為香港沒有間諜法,大陸來如此重量級的情報人員被捕,香港政府即使再惱羞成怒,也只能恨恨的把曾昭科遣送回內地,曾之後在廣州暨南大學任英語老師,並安度晚年。

關於斯諾登,他的爆料讓美國在世界面前,顏面掃地,美國對斯諾登就是三個字——殺無赦。

中國運用了遊擊戰法裏的誘敵深入,先讓斯諾登來香港,在香港酒店住著,然後不知不覺的轉移到澳門。

因為香港是美英經營日久的情報城市,中國選擇揚長避短,用斯諾登做釣餌引誘CIA刺殺小組至澳門,然後,駐澳門特種部隊與CIA進行了一場惡戰,惡戰的結果是16人的刺殺小組,扔下4具屍體跑了,其中,駐港特工頭子被擊斃!然後,尾巴掃除,斯諾登重返香港,高調亮相,駐澳門特種連,榮獲集體一等功。

綜上所述,可以看見,大陸方對香港情報工作,一直是有所準備,並有很大斬獲的,香港雖然受西方經營百年,是間諜之都,但是在大陸強有力的監管與堅決的鬥爭之下,外國間諜們要玩嗨,那就等著玩脫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