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一誠赴京接受任命後目標更明確

賀一誠在赴京領受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頒授的澳門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任命令,及接受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見後,曾在北京逗留了一些期間,除了是已經公開的與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進行工作會議,及到訪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獲得中宣部副部長、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台長慎海雄會見,並接受「大灣區之聲」獨家訪談之外,可能還有一些不公開的活動。

賀一誠在北京的最主要兩項屬於國事活動的行程中,新華社和中新社的新聞稿,報導了若干陪同官員的名單,其中有公安部長趙克志,但未見張曉明。因而一些外媒就瞎猜測,說是陪同人員名單中沒有張曉明,因而他沒有出席這兩項活動,這是因為他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副組長職務,已經被趙克志所取代。其實是瞎掰,因為從從中央電視台和澳門電視台的新聞鏡頭看,無論是習近平主席還是李克強總理會見賀一誠,韓正、丁薛祥、楊潔篪、尤權、王毅、趙克志等領導人坐在長桌的一側;而與賀一誠一同坐在長桌的另一側的,有張曉明和澳門中聯辦主任傅自應等。當時筆者就在《新起點新思維新高度新成就新氣象》一文中分析認為,坐在一側的韓正、丁薛祥、楊潔篪、尤權、王毅、趙克志等人,除了是其中有人是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負責人之外,更因為是具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身份。而張曉明也是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副組長,但他坐在另一側的座位安排,似乎是為了凸顯他是具體主管港澳事務,傅自應則是更具體到澳門事務的性質,與長桌對面就坐的,是屬於中央和國家領導人的層次相對應。因此,不排除因為工作需要,趙克志或許也已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副組長,但所謂「取代張曉明」之說,其實是不經之談。實際上,過去多年來的同類活動,在央媒報導時,都沒有列出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包括此前的王光亞)及澳門中聯辦主任的名字,就是因為他們未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層級。

賀一誠接受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大灣區之聲」獨家訪談,可能是特意安排。其實,在賀一誠赴京之前,他也接受新華社駐澳門記者的專訪,新華社也有題為《團結澳門社會,融入國家大局》的長篇專訪,並刊登在《人民日報》。不過,賀一誠接受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大灣區之聲」專訪,雖然是在本月十日進行,但卻在十六日才播出。而且在發表時有兩個版本,一個是「簡版」,昨日包括本報在內,澳門各報都有報導;另一是「詳版」,主要是在內地的媒體刊載,而今日本報的第三版也予以轉載。

無論是「簡版」還是「詳版」,都有幾個重要觀點,而其中的「澳門不能亂」,尤為凸顯。當然,其他的幾個主要觀點,包括不能只講「兩制」而不講「一國」,關心青年人的住房困難問題,及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尤其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還有關注土生葡人讓他們有回家的感覺等,賀一誠早在競選的過程中,就曾以各種不同方式表達過。而這句「澳門不能亂」,雖然在當選後的記者會上,也曾有過類似的表述,但在北京籍著接受央媒的專訪,這個表態顯得更為鮮明。可能是在北京逗留期間,中央單位及官員的諄諄囑咐。

這當然是針對香港當前的情況,而其形成原因,是「人心回歸工程」的不順利,包括「通識教材」荼毒青少年等。而在澳門,這方面是做得比較好的。但不久前澳門教青局的負責人透露,澳門也有個別學校使用香港的教材。這就應當予以高度關注,不能讓有「毒」的教材荼毒澳門的青少年。

其實,澳門在回歸後也曾「亂」過,但並非是由政治引發,而是體現在民生問題,包括失業工人在遊行中暴力抗爭等。但前任行政長官何厚鏵能夠吸取教訓,推出許多疏導措施,包括現金分享,及籍著賭牌開放,培訓年齡偏大的勞動者讓其進入賭場就業等,而舒緩了不滿情緒。但年輕人的住房困難問題,仍然是滋生不滿情緒的溫床,幸好現任行政長官崔世安已經做好紓解的部署,賀一誠更是在此基礎上「加碼」,在這次專訪中也重提,要研究好年輕人「夾心」階層的有關房屋的問題,讓他們買得起房,住得起房,並希望在這方面加把力,讓他們能够安居樂業。最起碼他又看見遠景,能够買得起房子。這樣子對他以後結婚什麽的他都比較有希望。

賀一誠特別強調,「一國兩制」千萬不能走樣,不能變形。「一國」是前提,因爲權力是從憲法裏面授權給予你的,憲法裏面授權的基本法,從基本法裏面再授權了澳門特區有關的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方面的有關的權限。因而必須理解,在「一國」的前提,哪些是國家的行爲,哪些是國家的底綫,是不能碰的,不能走樣的,在這樣堅持下去後,才能好「兩制」的事業,才能保持「一國兩制」在實踐之中能够行穩致遠

這也是針對香港當前的事態,當然澳門也有某種跡象。有人把「兩制」凌駕於「一國」之上,並把「高度自治」誤認為甚至曲解為「絕對自治」,因而有人公然宣揚「自決權」,還「理直氣壯」地擾攘了一年多。因此,有必要對「一國兩制」的真諦「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澳門已經吸取了教訓,針對在立法會選舉中,有宣揚「港獨」者要參選澳門立法會議員,及有澳門立法會議員參加葡國國會議員選舉等現象,及時修訂《立法會選舉法》和《行政長官選舉法》,增加禁止「雙重效忠」的條款,杜絕這種現象。

澳門回歸後,特區政府執行基本法的相關規定,善待土生葡人,尊重他們的風俗習慣,「出聖相」還成為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土生葡人已經安家樂業。其中有不少人,還出任了依法是必須是中國公民才能出任的政治公職,包括內地屬於國家政治層面的全國及地方的政協委員,及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會議的成員;在特區層面的的行政會成員及主要官員等。他們已經認同自己是中國公民。

有人要參加葡國國會和葡僑委員會的選舉,倘是普通的土生葡人居民,當然不成問題;但必須嚴格區隔,已經擔任具有中國國家主權性質職務者,如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會議成員,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議員,就不能參與具有葡國主權性質的國會議員或葡僑委員會的選舉。今年十月,又是新一屆葡國國會選舉,希望某些人好自為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