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邦總統」蔡英文 「斷交部長」吳釗燮

「好話唔靈醜話靈」。在所羅門宣佈與台灣「斷交」後,有人提出預警,另一個太平洋國家基里巴斯也「不穩」,可能會在大陸國慶節前與台灣當局「斷交」並與中國建交。蔡政府雖然也有危機感,但仍然認為「不急」,可能會在中國大陸國慶前夕仍有機會「箍煲」。誰知話音未落,基里巴斯就於昨日「閃電」式地宣佈與台灣當局「斷交」。

這是蔡英文上台以來,丟失的第七個「邦交國」,也是五天內有兩個「邦交國」與台灣當局「斷交」,因而蔡英文就成為名副其實的「喪邦總統」,而吳釗燮也成為「斷交部長」。

蔡政府當然極力掩飾自己,並要轉移視線,就指責這是北京意圖要以此方式來影響民進黨的選情。實際上,蔡政府還不知從哪兒弄到的「情資」,聲稱中國大陸已經擬訂「台灣介選計畫」,共有四項計劃,其中一項就是「斷邦交」,擬在中共建政七十週年前夕挖走台灣「邦交國」,預算無上限……云云。其實,北京早已不在乎台灣地區的選舉情況,反正主動權已經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國民黨能夠重新上台固然有利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但若是蔡英文僥倖獲得連任,反而更有利於放開手腳徹底地開展反「獨」促統的鬥爭。

只有將「邦交國」數量看得比自己的靈魂更重要的蔡當局,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是往「挖外交牆角」方面瞎想。當然,由於在民進黨兩次當權期間,台灣地區的「邦交國」,已經從三十一個驟跌為十六個,喪失了足足一半,蔡英文才那麼恐懼自卑,把與「邦交國」「斷交」當作是如喪考妣的「大件事」。但卻沒有從根本反省自己的錯誤在何方。實際上,所羅門和基里巴斯等國家與台灣地區「斷交」,要害是蔡政府拒絕承認以一個中國為核心價值的「九二共識」,並瘋狂推動「踏實外交」,當然是必然會走向反面,變成「踏死外交」。

這次「斷交」事件,還折透了一個重要現象,就是雖然美國和澳洲在事前採取了阻嚇措施,但卻阻擋不了這兩個國家與台灣當局「斷交」的決心,就連剛訪問台灣的所羅門外交部長,也在內閣的「斷交」表決中投了贊成票。而剛在聯合國大會發言「力撐」台灣地區參與國際組織活動的基里巴斯,也「閃電」式地宣布與台灣地區「斷交」。由此可見,美國的「指揮棒」已經失靈。,

蔡政府為了掩飾自己的無能窩囊,又拋出了「利益說」。卻不去檢討自己,是逆國際大趨勢的潮流。一是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而且絕大多數國家,包括美國以至澳洲等對太平洋國家發揮影響力的國家,都是奉行一個中國政策,與中國建交。這些「小兄弟」總不能不跟隨「大阿哥」吧?

二是中國「一帶一路」對待發展中國家的吸引力確實太大。基里巴斯是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早就希望能夠有所發展。而此前台灣當局的援助,只不過是「授以魚」的方式,援助物資用完就沒有了;中國大陸的援助是「授予漁」的方式,運用在國內「精準扶貧」的經驗,協助待發展國家脫貧。這看在台灣當局「邦交國」的眼中,總會有想法。何況,台灣當局對這些「邦交國」的援助,是「吃小虧佔大便宜」,如對所羅門小小的援助,卻換取在此捕撈金槍魚的利益,簡直是「蚊髀與牛髀」。

台灣當局原先在太平洋的「邦交國」有七個,總人口是八十萬,隨著六十萬人口的所羅門和十一萬人口的基里巴斯「斷交」,剩下的五個「邦交國」,總人口才十萬左右,連台灣地區的一個鄉都不如。而且,其中的圖瓦盧在本月十九日發生政局變動,親台總理下台,因而路透社等外媒普遍認爲,這一結果對台當局是「潜在打擊」。另外,中美洲的海地也傳出「不穩」。蔡政府可說是「屋漏偏遇連夜雨」了。

目前,台灣當局剩下的十五個「邦交國」,有十三個位於中南美洲和大洋洲。這看在蔡政府的眼中,比命根子還要重要。因為它們是蔡政府籍口要對美國進行「過境外交」實質上是「準訪美」的依據。倘這些「邦交國」都紛紛「斷交」,蔡英文要在餘下任期內再竄到美國去賣弄自己的「存在感」,就沒有籍口了——眾不能在訪問非洲的斯威士蘭,及歐洲的梵蒂岡時,繞了地球一大圈,在美國「過境」吧?

其實,「邦交國」紛紛「斷交」對民進黨的打擊,還不止於此。更大的打擊,是對民進黨追求「正常國家」的懲罰及遏止。實際上,民進黨黨章規定,凡是經由「全代會」通過的決議文,被視為黨綱的一部分。而《正常國家決議文》所提出的「十大主張」,就包括有「應以『台灣』的名義加入包含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等。當年以民進黨主席身份推動《正常國家決議文》的游錫堃,還將自己的「遊系」改組為「正常國家促進會」,讓民進黨「接班人」之一的林佳龍出任會長。

按照國際公法和西方政治學的理論,國家是由領土、人民、政府、主權等四個要素組成。而以蔡政府的思維標準衡量,「中華民國在台灣」,已經具備了前面三項要素,就是尚欠第四項要素還未能得以完全具備,不但是聯合國沒有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而且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主張一個中國,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如果連僅存的十來個「邦交國」都失去,就將不具備作為「獨立主權國家」最重要的要素,「正常國家」的奮鬥目標就無法達成,「法理台獨」更將完全破產。因此,蔡政府必須想方設法,阻止「邦交國」的繼續丟失,並爭取「進賬」多一些「邦交國」,籍以強化「中華民國」作為「獨立主權國家」的特徵。另一方面,千方百計地要參與政府間國際組織尤其是聯合國屬下各專門機構的活動。在派人到世界衛生大會的會場鬧事而未能得逞後,又趁著世界民航組織將於本月二十四日召開年度大會,派人前往騷擾。但越是鬧得猖狂,就越是增加這些國際組織或聯合國屬下專門機構的反感,連旁聽證也拒絕發出。

此次所羅門和基里巴斯決定與台灣當局「斷交」,蔡政府為避免尷尬,也當即宣布與其「斷交」,並部署「撤館」,沒有像此前那樣厚皮老臉地賴著不走,意圖等待「奇蹟翻身」的機會。其實,蔡政府今次是明知「冇得挽救」,因而不得不大嘆「無可奈何花落去」,讓其「使館」人員捲起包袱溜回台灣。

所羅門、基里巴斯與台灣當局「斷交」後,並未立即宣布與中國建交。這可能是採取「岡比亞模式」。在「攤凍」一段時間後,雙方才宣布建交。這樣可以使得支持「九二共識」的政黨和群眾有個消化吸收的過程,而且也可將「斷交潮」的政治效益發揮到淋漓盡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