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下賭牌問題應需慎重面對 劉紹滿

  因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據當局近日公佈的資料顯示,本澳2020年全年的博彩收入下降了79.3%,至604億澳門元,這是為有記錄以來最差的一年。博彩業作為澳門的支柱產業,其發展變化對澳門經濟的影響舉足輕重。博彩業界近期更是關注六張賭牌將於2022年6月到期,何時會展開相應續期或重新竟投的工作,社會也有不少猜測,但當局僅指俗稱「博彩法」法案的修訂將於今年下半年提交至立法會審議。在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的常態化之下,且今年適逢政治重頭戲是第七屆立法會選舉,當局將相關工作放置下半年處理,這也是常理。但至於如何批給賭牌的問題是複雜的問題,筆者相信並非單一由澳門當局能把持得住的事務,也更需要有完善法律法規相配。  所周知,長期以來,博彩業作為澳門經濟的支柱產業,在澳門的經濟總量、政府財政收入以及市民就業等方面發揮著重大的影響。澳門是全中國唯一博彩合法的地區,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博彩中心。2019年澳門產生博彩收入約合370億美元,為世界第二拉斯維加斯的5倍。澳門回歸後的20多年裡,乘大陸遊客出境旅遊的東風,澳門博彩及相關產業獲得長足發展。2000至2010年澳門總博彩收入複合年均增長率達28%,其中貴賓博彩收入和中場博彩收入複合年均增長率分別為29%和27%。但最近十年貴賓及中場表現出現分化:2010至2019年總博收複合年均增長率為5%,其中中場為14%,但貴賓為-2%。澳門博彩行業重心從貴賓博彩業務(2000-2013年貴賓占總博彩收入比重超過70%)逐漸轉向中場博彩業務,2016年中場博收首次超越貴賓博收,2019年中場博收占總博收比重達到59%。博彩業的日漸發達,使得這一行業逐漸成為澳門經濟的重要支柱。而澳門的賭場收益也曾於2006年超過拉斯維加斯,順利登頂「世界第一賭城」。  天不不測之風雲,特別隨著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令本澳博彩旅遊業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首先是在年初的2月5日,所有賭場宣佈關停15天,時間之長,史無前例。縱然是2018 年,因為颱風臨時關閉,但也僅僅是33小時。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澳門博彩業的收益似乎並不如意。永利澳門、金沙中國有限公司、澳博控股、美高梅中國等六大博企更是直接掉入虧損泥沼。博彩監察協調局1月1日公佈,2020年全年澳門博彩毛收入為604.41億元(澳門元,下同),較2019年全年的2924.55億元下跌79.3%。其中,2020年12月份博彩毛收入78.18億元,按月上升15.8%,這也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單月最高,較去年同期則下跌65.8%,跌幅持續收窄。例如,銀河娛樂日前公佈上半年業績,該集團淨收益按年下跌76%至62.23億元,經調整EBITDA為(10.87)億元,對比去年上半年為83.15億元。股東應占虧損為28.56億元,對比去年上半年溢利66.80億元。該集團報告指出,集團由於銀娛博彩業務淨贏率偏高,令經調整EBITDA增加約8700萬元。淨贏率正常化後,上半年經調整EBITDA為(11.74)億元,對比去年上半年為78.55億元。上半年集團博彩收益總額為60.06億元,按年下跌80%。其中,中場博彩收益總額按年下跌80%至29.53億元。貴賓廳博彩收益總額按年下跌81%至27.90億元。角子機博彩收益總額按年下跌78%至2.63億元。公司管理層指出,上半年,新冠肺炎對大部分市場構成負面影響。根據博彩監察協調局(博監局)公佈,2020年上半年的澳門博彩收益總額按年下跌77%至327億元。2020年第二季度博彩收益總額按年下跌96%,按季下跌89%至31億元。管理層還表示,上半年,訪澳旅客為330萬人次,按年下跌84%,其中過夜旅客和即日往返旅客均按年下跌84%。訪澳內地旅客為230萬人次,按年下跌84%。可見,今次疫情對澳門博彩業的影響是深遠的。  值得關注的問題就是,本澳去年的遊客大幅下跌83.9%,博彩業收入縮減超半「圖」。例如,自疫情發生港澳自由行取消以來,赴澳遊客大幅下滑,澳門博彩板塊也是港股裡受疫情影響最為嚴重的板塊。疫情期間,澳門地區博彩業整體陷入困頓。資料顯示,2020年6月,澳門博彩毛收入7.16億澳門元,創下2009年1月以來的歷史新低,預計2020年全年澳門博彩業毛收入僅為1021億澳元,同比下降65.1%。其實,澳門博彩業主要由高端中場到VIP客戶為貢獻主力。貴賓業務和高端消費的傳統博彩模式,仍然吸引著中年企業主以及相對財務自由的中年遊客。VIP群體人數雖較少,但人均博彩貢獻高。有分析指,但近年來,受制於貿易談判進程、宏觀、周邊海外市場競爭等因素,以及澳門政策往中場導向所影響,澳門博彩業VIP收入明顯下滑,而中場收入占比逐年增長。2020年上半年澳門博彩業VIP收入占比49%,中場收入占比46%。博彩屬於高投入、高折舊的重資產行業,新建博彩物業需投資數十億美元,因此融資興建物業帶來的結果是大多數博彩企業負債率較高。疫情下博彩企業收入端幾乎為零,而成本端較為剛性。未來若疫情遲遲未能結束疊加融資管道受限,博彩企業存在資金鏈斷裂甚至破產的風險。但是若港澳自由行恢復,預計最先回歸的將會是高端中場和VIP客戶。因應目前政府主力針對處理疫情和經濟復蘇,或令延續目前牌照的可能性增加,有預期有兩個可能,包括新牌照的條款較寬鬆,如沒有修改稅率、非博彩資本開支投入等;或是在現有牌照續牌兩至三年,待賭收復蘇後再商討。  澳門博彩業具備寡頭壟斷市場的種種特徵。為數不多的公司,當前為6家依靠獨家牌照運營博彩業務,並通過彼此合作避免價格戰、保持行業的高利潤率。地理上,澳門賭場始於澳門半島地區,填海造陸後大型博彩綜合度假村于路氹地區崛起,路氹地區逐漸成為新的博彩重心。此外,6家澳門博彩運營商各自展現了不同的發展軌跡。有分析指,澳門博彩粗分為貴賓業務和中場業務兩大塊。貴賓與中場的經營模式和利潤率有較大差異。通常來講,貴賓業務EBITDA利潤率為10%左右,而中場EBITDA利潤率高達30%(甚至高於30%),主要由於中場業務不需要付給仲介人回傭。澳門博彩運營商最大的現金流出為付給澳門政府的、實際相當於博彩收入39%的博彩稅。利潤所得稅僅就非博彩利潤作出繳納,相對較少。澳門六大賭牌將於2022年到期,重投賭牌的相關機制仍未公佈,賭牌開放以來,澳門不再是一家獨大,特別外資賭牌同樣受人矚目。  除疫情影響外,其實博企還有另一層隱憂。澳門六大賭牌於2022年屆滿,但當局未公佈續牌方案,市場憂慮在中美貿易戰,加上近期緊張關係升溫下,特別是美資博企會否順利得以續牌的問題。有分析稱,六大博企已在澳門累計投資高達500億美元,若出現美資賭場營運商失去牌照的情況,「對澳門政府是好大難題」。最壞情況相信只是要求美資賭場營運商的母公司減低對其澳門子公司的持股比例,藉以引入新投資者,相信減持對營運層面的影響有限。有學者也認為,雖然當局至今仍未透露未來賭牌的處理方案,但現時市場上的複雜性較大,中美關係有暗湧,貿易戰形勢仍未明朗化,倘若中國全面檢測美國在華企業時,對美資博企始終會有隱憂。有猜測指,對於市場憂慮最壞情況為三家美資博企不獲續牌,認為有可能發生,美資賭牌有機會成為貿易戰談判的籌碼,但同時預計當局亦可能發放更多賭牌,或「一場一牌」的可能性。有學者稱,華資博企未來獲得續牌機會較大,除了中美因素之外,由於澳門較為保護當地人的營商環境,例如澳門工程等,外資公司必須與本地公司合作才可投標,條款較為保障當地人。目前統一是2022年6月份就面臨到期續約的問題,而澳門政府是有權回收賭牌的,而每次賭牌的續期都是5年。就要考慮是否能夠用永續經營的假設來估值賭場了。在中美關係較為特殊化之下,特別考慮目前的中美關係,有博企作為純正或半純正的美資企業,能否續約,相信會存在一定風險。  可見,澳門六大博企賭牌將於2022年6月到期,屆時賭牌競投將令澳門成為全球投資者焦點,但近日澳門社會卻有意見傳出,鑒於疫情影響澳門經濟,2022年賭牌競投應要延期;加上近日中美兩國之間關係愈趨惡劣,澳門美資賭場隨時成為中美糾紛的犧牲品。有學者則認為,現時離賭牌重新競投相距時間不足兩年,期間博企會否有一些變化,或澳門政府究竟是否真的如期內做到,社會對此十分關注。特別是政府須就賭牌重新公開招標,並且要修改法律,而之前還要公開諮詢,但公開諮詢不是一兩個月內便能夠完成,可能要三至四個月以上。賭牌重新競投是否要延期,都要思考時間上是否倉卒,究竟甚麼時間重新競投,才會令整個澳門社會得到最大利益,是值得考慮的因素;雖然賭牌的到期日是2022年6月,但根據現行法例,都有一些方法可以臨時續期。加上今年有新冠疫情這個特殊情況,都是不可抗力,政府對此要多作考慮。坊間認為至2022年仍按期進行賭牌競投未必明智,尤其當前,從修訂博彩法規、啟動招標程式的時間表到批出牌照的數量,這些都仍懸而未決。其次在不明朗的經濟形勢下,必定需要考慮一些對等性的問題,誰贏誰吃虧?誰的利益要作出讓渡呢?這些問題都需要慎重面對。無論是時間的緊迫性,還是現實運營所面臨的新情況,對2022年到期賭牌進行延期或是一個更好的選擇,而且這一「政治決定」應該越早落實越好,亦可以令博企在當前困境中能更加積極承擔社會責任,更好凝聚企業共度難關。  因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澳門博彩業收益從去年至今的發展現狀似乎並不如意。特別在中美角力、美國總統換屆等一系列事件交織下,在全球經貿環境的保護主義、單邊主義背景下,加上新冠疫情,不確定性在增加。特別中美貿易戰仍會存在,暫時不會消失,只是其發展程度究竟是緩和還是加劇。還全球受疫情影響,經濟已大幅下滑,筆者認為,任何事務都應先以國家利益為主體考慮。賭牌將2022年6月到期,即將展開相關的工作,尤其在國家單邊和保護主義背景下,鑒於疫情影響澳門經濟,本澳更應加快融入國家內循環、雙循環國策。應繼續做好疫情防控的條件之下,下一步,首先應根據現行法例進一步完善相關的博彩法,不應再出現「一正一副」的可能性,應嚴控賭牌數量及賭台的數量,有序地從修訂博彩法規、啟動招標程式的時間表到批出牌照的數量,真讓獨一無二的博彩業健康發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