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誰給周總理致悼詞鬥爭激烈爲何選鄧小平

1976年1月8日9時57分,周恩來與世長辭。下午3時,中央政治局會議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召開,討論通過了治喪辦公室提出的周總理治喪委員會名單,遺體告別、吊唁活動和追悼大會方案等。在周總理病情危重之際,我就受中央之命,起草了總理的悼詞,政治局會議開過之後,李鑫和我集中全力修改總理悼詞初稿。

悼詞成了鬥爭的焦點

1月12日下午3時,由鄧小平主持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召開政治局會議,討論周總理悼詞和追悼大會的有關事項。李鑫和我列席了會議。

周恩來的逝世,給當時已受到錯誤批判,身處逆境的鄧小平同志造成的巨大痛苦是難以言表的。他忍受著內心的悲痛,爲安排好周總理的喪事,同「四人幫」進行了尖銳的鬥爭。悼詞成爲了鬥爭的焦點。

會議開始,鄧小平就采取先聲奪人、主動出擊的方針,使「四人幫」處於被動地位。他說:「總理悼詞文稿,會前已經發給大家,爲節省時間會上就不讀了,請大家發表意見。」接著又說:「這篇悼詞我仔細看過多遍,我認爲寫得是不錯的。對總理一生的評價,對總理的革命簡歷,對以總理爲榜樣,號召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向總理學習的幾段話,都符合總理的實際。我同意這篇悼詞,認爲可以用。大家有什麽修改、補充意見,請講。」短短數語,對悼詞給予了充分肯定,也等於給多數政治局成員交了底。接著,葉劍英、李先念、汪東興、紀登奎、吳德、陳錫聯等都相繼發言,表示同意悼詞文稿。江青在會上以所謂「路綫問題」對周總理進行惡毒攻擊和誣衊,妄圖貶低周總理的偉大形象和豐功偉績,但她只是放空炮,除王洪文、姚文元跟著幫腔外,其他與會人員對她的「發言」不予理睬。「四人幫」裏的軍師張春橋對悼詞中向總理學習的幾段話特別重視,他心懷恐懼,想從悼詞中抹掉它,淡化它,但他深知,如果在政治局會上公開提出必將遭到痛斥,因而采取了一個卑鄙的、令人不齒的辦法,妄圖達到罪惡目的,筆者對此在後面會提及。

當討論悼詞即將結束時,鄧小平再次發言。他說:「大家講得差不多了,對悼詞文稿大多數同志表示贊成,會上沒人提出具體修改或補充意見。我提一點具體補充意見,加一個字,印件中1922年總理擔任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旅歐支部書記,應是總支部書記,加上個‘總’字,符合實際。大家沒有新的意見,悼詞文稿就討論到這裏,政治局通過。個別文字修改後,報請毛主席審批。」並指示我們改後先送鄧大姐過目,看鄧大姐還有什麽意見,表示了他對鄧大姐,也是對總理的深深尊敬之情。

散會後,我和李鑫走到大會堂北門口,張春橋從後面趕上來對我們說:「悼詞號召向總理學習的那部分,不必那樣展開寫,不必寫得那樣實,你們改一改,壓縮一下,籠統地寫幾句虛的話就行了。」我們聽後一楞,沒有馬上回答。他又說:「你們聽清我的話了嗎?」我們心裏十分憤怒,但又不能把憤怒表現出來,只好不軟不硬地說:「聽清了。我們是做具體工作的,悼詞政治局已經討論通過,我們無權做任何改動。您的意見也沒在政治局會上提出,現在要我們做這樣重大的改動,我們不能够做。如果您認爲必要的話,可以將您的修改意見向政治局提出,政治局如果同意,我們就按政治局的意見改。」張春橋無言以對,怒氣衝衝地走了。

由誰致悼詞鬥爭激烈

在這次政治局會議上討論的另一個重要問題,是由誰來給周總理致悼詞。開始「四人幫」反對由鄧小平致悼詞,江青提出由王洪文致悼詞,王洪文認爲自己不行,張春橋也感到王洪文不够格,提出請葉帥致悼詞。葉劍英帶著怒氣說:「給總理致悼詞,應該是小平同志!他是黨中央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務院第一副總理,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無論從規格上還是從資歷上,小平同志給總理致悼詞是最合適的。我提議由小平同志來給總理致悼詞!那個提議我給總理致悼詞的意見,我認爲不合適。」參加會議的其他政治局成員都表示同意葉帥的意見,贊成由鄧小平給總理致悼詞。「四人幫」最後也沒再提出反對。

會後當晚,李鑫和我遵照鄧小平在政治局會上的指示,對悼詞的個別文字進行了修改。印好後,我給鄧大姐秘書打電話,請她報告鄧大姐:「總理悼詞今天下午政治局討論通過,個別文字做了修改,小平同志指示改後的印件先送鄧大姐過目,看大姐有什麽意見。我馬上派專人將印件送過去。」次日上午,我正在勞動人民文化宮吊唁大廳值班,鄧大姐親自給我打電話說:「悼詞我看過了,很好,我沒意見。請轉告小平同志。」並問了悼詞前一稿總理簡歷中,1922年寫的是「擔任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旅歐支部書記」這次印件改爲「擔任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旅歐總支部書記」的情況。我說是小平同志在政治局會議上提出改的,當時總理是擔任旅歐總支部書記,而不是支部書記。鄧大姐聽後說:「好!好!」我們將鄧大姐來電話的情況,告訴了小平同志。

毛澤東圈閱同意悼詞

這時,悼詞就要進入最後的報批程序了,即由小平同志審閱後報送毛主席審批定稿。「四人幫」在政治局會上討論悼詞時,曾惡毒攻擊和誣衊周總理不捍衛毛主席的無産階級革命路綫。我們考慮應該在悼詞中加上一句「堅決捍衛毛主席的無産階級革命路綫「,這樣悼詞報經毛主席批准後,如果「四人幫」再敢在路綫問題上造謠誣衊周總理,就有了尚方寶劍制約他們。可是悼詞政治局已經討論通過,按組織原則,我們無權加上這句話,但在未報毛主席批准之前,應該大膽提出這一建議。考慮再三,我們把這個想法報告了汪東興,得到了他的支持。他說:「我贊成你們的想法,加上這句話有必要。但這個事要報告主持中央工作的小平同志。你們最好帶上悼詞印件去小平同志家裏,當面向他報告我們的建議,請小平同志定奪。」經聯繫同意後,我們驅車趕到當時小平同志在東交民巷17號的家中,當面向他彙報了我們的建議。小平同志看了一遍改好的悼詞印件,親自提筆在「他衷心愛戴和崇敬偉大領袖毛主席」這句話的後面,加上了「堅決捍衛毛主席的無産階級革命路綫」這句話,並在悼詞首頁寫上「請主席審批」。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時間。毛主席於1月14日圈閱同意了這份重要文件,給了處心積慮地反對周總理的「四人幫」一個沉重打擊。

1月15日下午3時,5000人參加的周總理追悼大會在人民大會堂北大廳隆重舉行。鄧小平表情嚴肅,面帶哀傷,以低沉悲痛的聲音宣讀悼詞。當讀到「全黨、全軍、全國人民都爲失掉了我們的總理而感到深切的悲痛」這句話時,他聲音顫抖,眼含泪水,稍事停頓,極力抑制著自己的巨大悲傷。這時會場上一片哭泣嗚咽聲。

(周啟才/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