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幻」的大陸實現「科幻夢」 ——台青設計師周百祥夢想之路

只需第一眼,你就發現周百祥的藝術家氣質;只需一次聊天,你就能發現他心中熊熊燃燒的激情。

今年國慶期間,台青設計師周百祥照例去逛了在浙江杭州舉辦的動漫盛事——中國國際動漫節。其餘幾天,他全部將自己「閉關」在杭州的工作室內,與來自兩岸的年輕團隊共同設計打磨一部名爲《絕境》的原創IP。

血脈相連——因「尋親」來大陸創業

1989年,周百祥出生於臺北。從小就對畫畫很感興趣的他,幼時便有了「創作」的基因。也正是因爲濃厚的興趣,他求學路上一直沒有放弃美術學習,帶著「做出點自己的東西」的想法,其在美術類學校畢業後選擇了創業。

繪畫、寫作、編導……19歲,他獲得了臺灣「工研院虛擬人物設計首獎」,並先後製作了電影《撒退》《救贖》等。

隨著作品的傳播度越來越廣,周百祥數次在大陸獲獎,他也因此頻繁往返於海峽兩岸。不過,真正讓他下决心來大陸發展的,却是一次「尋親之旅」。

「我的祖籍在浙江寧波。1949年,爺爺來到臺灣後,家裏一直想方設法,聯繫身在大陸的親人。」周百祥告訴筆者,臺灣開放居民赴大陸探親後,家人數次赴甬尋親。

經過挨家挨戶地找。2010年左右,相隔多時的一家人,終於再次相認了。「在臺北,我是家裡的獨生子。趕到寧波我才發現,原來有那麽多素未謀而,但如此相像的人,有兄弟、姐妹,那感覺太暖了!」

之後每隔兩年,周百祥的父母都會在寧波過年。因爲血脉相連,周百祥來大陸的次數更多了。他逐漸發現,這裏有一個如此巨大又充滿活力的市場。

「一開始我是在臺灣創業,其實那幾年遭受的打擊挺大的。」周百祥說,「原本我認爲帶著藝術家精神,只要有實力、花時間、帶著匠心,最終就一定會有成果。其實只有經歷過才知道,市場體量、資金活躍度、資源等都在創業過程中無比重要。」

周百祥坦言,在臺灣創業很難感受到「競爭壓力」,同樣也少有做大、做强的機會,時間一久腦中就浮現「現在這樣也沒什麽不好的」「不需要這麽拼吧」等想法。「幹是我也想清楚了:光有熱血撑不起夢想,還必須要考蛩現實環境。」

「我時常和臺灣的小夥伴說,大陸市場巨大,但同樣競爭激烈。在這裏,必須用120分的努力,才能在競爭中勝出,」周百祥說,自己無懼挑戰,「也只有這樣,才能不斷提高自己,改善作品。我,準備好了。」

終於,他做出了决定:來大陸創業。而風景優美、文創産業發達的杭州,成了他的首選地。

「絕境」奇遇——一次講座帶來機會

2018年,周百祥背起行囊來到浙江杭州創業。說是「行囊」絲毫不誇張——他全身上下的「身家」不過2萬元。

「杭州很適合像我們這種做內容、寫小說、畫圖的作者,是一個沒有紛擾的安靜空間。」周百祥說,更令他有歸屬感的是,杭州特別重視創業和文創市場,被稱作「動漫之都」「雙創之都」,這讓他覺得「來對了地方」。

行囊裏,裝著他構思多年的IP——《絕境》的手稿。「《絕境》這個故事我已經寫了七八年,裏面有我自己的决樂.痛苦、喜悅、失敗……」周百祥說,走在這麽通問「理想」的路上,自然有種種寂寞要去對抗。「面對現實,忠於理想。總有一天我的作品也能走上更大的舞臺。」有了土壤,機遇同樣重要。周百祥說,他的「第一桶金」源於一次參加杭州一大型原創動漫影視製作公司的年會,對方很欣賞他的創作,「一拍即合」之下達成了合作。「在大陸創業的開銷很大,競爭也很激烈,想在這扎根,必須把握好每一個機遇。」

有了資金與市場的支持,周百祥也能更安心地去實現自己的創作。「《絕境》是一部非常浩瀚的史詩。」周百祥這樣介紹自己的作品。與熱播的美劇《權力的遊戲》類似,《絕境》創造了一個虛擬的世界,並且設計了數個「平行板塊」,每個「板塊」有自己的人物和故事,它們時有交集,相互産生激烈的碰撞。

但與《權力的遊戲》不同的是,《絕境》承載的,是中華文化。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人物在緊急關頭得到一個錦囊,上面寫的是一句諺語:置於死地而後生,它來自《孫子兵法》。

帶著《絕境》,周百祥在濱江建立了工作室。一面完善作品,一面尋找合作夥伴。創業的起步階段很辛苦,他甚至付不起租房押金;同時,他也遇到了很多朋友,獲得了很多幫助。

「有位大陸的朋友,才見了幾次面,聽說我連租房押金都付不起,二話沒說,轉給我5萬元。我說要還,他却說:我知道你在創業,資金緊張,不用著急還。」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今年年初,在杭州參加一次講座時,周百祥和一位鄰座的年輕人聊上了。之後,通過這位朋友,周百祥又對接上了杭州的玄機科技公司——中國首部3D武俠動漫系列劇《秦時明月》就出自該公司。

「玄機對《絕境》非常感興趣。」周百祥說,就通過這場「由朋友介紹朋友」的奇遇,他與玄機最終簽約,並基於《絕境》的IP,從小說起步、並籌劃動畫、影視、遊戲等系列衍生産品的開發。

對於周百祥來說,這次簽約不僅令《絕境》落地,也讓他賺到了人生「第一桶金」。「感謝杭州這塊神奇的土地,也感謝這裏人。現在,我會用盡全力,把《絕境》做好,回饋幫助過我的人。」周百樣表示。

扎根杭州——在這裏發揚中華文化

儘管來了不到一年,但周百祥覺得,他自己在杭州「扎根」了。

「從小生長在臺北,但對於我這樣的『超級宅男』來說,杭州這座城市,簡直是爲我量身定制的。」

比如,杭州發達的外賣行業,以及「無現金」生活。「現在回到臺北,沒法手機點餐了,也很難找到機會刷支付寶、微信,看著滿滿一口袋的硬幣,我反而不習慣了呢!」周百祥笑著說。

還比如,周百祥的父親是川菜館厨師,從小培養他吃辣。來杭州以後,遍地的湘、渝、鄂系菜館,讓他流連忘返。「水煮魚、牛蛙火鍋、小龍蝦、羊肉串……」說起自己在杭州吃過的美食,周百祥滔滔不絕。

更重要的是,他越來越喜歡杭州的便捷與高效。「之前,我不小心把臺胞證丟了。本以爲手續很麻煩。沒想到,去了一次出入境辦事大廳,就把新證辦好了。聽說,這叫『最多跑一次』。」「我認爲,說大陸是世界上圾『科幻』的地方也絕不爲過。而我正在這片『科幻』的大陸實現若自己的科幻夢。」周百祥說。

沒了後顧之憂,周百祥定下了更髙的目標——他要在杭州創出一番更大的事業,把中華文化帶到全世界。

周百祥也夢想著,有一天,他的作品能像《魔戒》或者《權力的遊戲》一樣廣泛傳播。「我相信;未來中華文化也會像如今的歐美文化一樣,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喜愛。」

提及近年來大陸不斷推出的各項惠台政策,周百祥稱,自己創作的《絕境》就是在惠台措施幫助下取得了著作權登記。「從登記到簽約再到出版……我有一種知識産權被保護的踏實感。」

他希望能有更多台靑來大陸看看,多多接觸這裏的人、寧、物,自己去觀察,不要懼怕不一樣的環境,就當進一趟旅程,自己用心去體會沿途的風景。

(趙路/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