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發動群眾全面接種疫苗形成免疫群體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昨日開始,開放德國BioNtech生產的mRNA疫苗予本澳市民接種,整體情況有序及暢順。首日有四百多人預約接種。據接種 mRNA疫苗的市民表示,接種疫苗是基於公民責任,原本是預約接種國藥滅活疫苗,其後因當局通知超齡而改為打 mRNA疫苗,但認為可以接受,也相信宣傳資料的介紹,保護率較高,而且在注射沒有感到不適。但也有前往接種的市民指出,身邊不少朋友對接種疫苗持觀望態度。
  而據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昨日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昨日下午六時,累計共有四萬一千一百一十人次預約接種新冠疫苗,其中,累計完成接種疫苗共有一萬七千零七十一人次。另外,在過去二十四小時,衛生局未接獲有不良事件通報;由開始接種疫苗至今,累計共接獲九宗輕微不良事件通報,沒有嚴重個案。應變協調中心呼籲,市民應在現階段有序地預約接種疫苗,可保障自己,保護家人,並形成免疫屏障,守護澳門。
  本來,在首批國產疫苗運抵澳門並開始為預約市民接種後,按照原來安排,並未明確說明六十歲以上不適宜接種國產疫苗。實際上。帶頭「打第一針」的行政長官賀一誠,就已超過六十歲。而在此之前,準備出席全國「兩會」的澳區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前往珠海接種(當時國產疫苗尚未運抵澳門),也是國產疫苗,其中就有不少人年過六十。再延伸開來,在內地,上至國家領導人和政府高官,下至急需出國者等高風險人群中,年過六十者彼彼皆是;在香港,踴躍接受國產疫苗接種的市民,多數是年齡偏長者,其中不少就是六十歲以上。但都未有發生有重大意外,因而國產疫苗對於六十歲以上的中國人,應是安全可靠。
  但為何澳門後來會做出調整,安排六十歲以上的居民接種mRNA疫苗,即使是已經預約接種國產疫苗者,也要去重新預約接種mRNA疫苗呢?可能是為了更安全保障,及對澳門居民中的長者負責。這是一片以民為本的苦心,可以理解。不過,卻讓某些愛國愛澳者流失一個「表忠」的機會。其實,可以靈活處理,確實身體健康條件許可的,還是應當允許其接種國產疫苗,而不宜「一刀切」。
  擔心年長者接種國產疫苗會發生意外,可能是來自供貨單位的溫馨提示。但即使是有發生,也是極個別事件,而且也與疫苗並無直接關連,甚至沒有間接關聯。實際上,鄰近地區出現接種疫苗後出現不良事件的情況,就未必與接種疫苗存在必然的因果關係,因而已經做出「安民告示」。何況,現時鄰近地區與本澳提供的疫苗則來自不同生產商,因而澳門居民不應因此而「杯弓蛇影」甚至「草木皆兵」。衛生局更宜強化恆常機制就接種疫苗的不良事件作出持續監測,並繼續與鄰近地區政府保持聯繫。
  衛生局新冠疫苗接種協調員戴華浩在接受傳媒訪問時強調指出,現時各地所提供的各種疫苗都十分安全,未有科學證明顯示注射mRNA疫苗後會出現急性周圍性面癱或其他嚴重副作用,接種國藥滅活疫苗出現嚴重副作用的機率約僅為百萬份之一左右。按照這個比率,六十多萬人口的澳門,扣除可能有四分之一是不安排接種國產疫苗的六十歲以上人士,接種國產疫苗出現嚴重副作用的情況,可能不到半個人,何況還並非是屬於致命性的。因而完全可以放心。
  應當說,在第二批國產疫苗已經運抵澳門,第二批mRNA也將於本月間運抵澳門。這就確定了「全年齡層」地適應所有居民的疫苗,已經基本齊全。另外一種阿斯利康(AstraZeneca)腺病毒載體疫苗則會要到六月間才到貨,但這種疫苗也不建議六十歲以上市民接種。因此就此而言,不用等到阿斯利康疫苗運抵澳門,也已具備了全面動員發動群眾,根據自己的適應及需要接種疫苗的條件。無論是華人、葡人以及其他外裔人士,無論老中青幼,都應當開放予以接種。而且也無需等待澳門市民接種完畢後,才進入第二階段,開放外僱及在澳門就讀外地學生接種,以防止群體免疫的「斷層」現象出現。
  值得注意的是,與美英歐盟等國家的接種率普遍達到百分之二、三十以上更高的情況相比,澳門的接種比率實在太低。而最新的報導顯示,一些曾經每天確診病例超過萬人的歐美國家,在普遍接種疫苗後,確診病例呈現斷崖式下降,甚至清零。這對澳門來說 具有明顯的參考意義。
  實際上,這已形成一種「逆反」現象。在去年初疫情剛起時,崇尚自由主義及強調個人利益的西方各國,當地居民極為反感限制人身自由的各種防疫措施,曾經為抗議居家隔離限制出行以至強制佩戴口罩等措施進行示威遊行抗議。而現在,卻是踴躍接種疫苗,而且接種率頗高。可能是吸取了「血的教訓」,不敢再輕視新冠肺炎病毒了。
  而在東方社會,由於受儒家文化影響,因而在疫情初起時,基本上能夠自覺配合政府的各項措施,哪怕是極為嚴厲的嚴重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這正是東方的疫情沒有西方那麼兇猛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但正因為是疫情和緩了,反而對接種疫苗不那麼積極了。
  就以澳門來說,可能因為已經有三百三十多天沒有發生本地確診病例,就缺乏了必須「居安思危」的意識,對接種疫苗的反應不如當初疫情剛起時,配合政府所採取的各項抗疫措施那麼積極。
  因此,特區政府還應加大開展推動接種疫苗各種的力度。一方面,在前一段時間的基礎上加強宣傳,說明接種疫苗不但是保障自己,保護家人,而且更是形成免疫屏障,守護澳門。尤其是與即將普遍接種疫苗的內地形成一整片的免疫群體大面積區域,再加上澳門繼續嚴守「外防輸入」國門,就可形成旅遊業者和文綺華局長力證的「防疫境內」概念,讓中央放心,恢復辦理赴澳門個人遊簽注網上申請,及恢復辦理赴澳門旅行團簽注業務,澳門經濟就能重振輝煌,居民們生活的改善提高就能得到可靠的保障。
  因此,澳門的各界別社團,應當充分發揮愛國愛澳的優良傳統,充分發揮以往組織發動業內群眾的領導藝術,組織業內群眾集體預約接種疫苗。當然,由於衛生局人手等問題,應當在各社團間做好協調安排,預約分日分批化。衛生局也可更進一步,為老人院、學校等提供上門接種服務。其實,這本來就是高危人群,必須優先保護。實際上,在國外,就有不少國家的老人院成為重災區。
  其實,在過去,衛生局也有上門為各家學校接種流感等疫苗的習慣,因而已是輕車熟路。當然,接種新冠肺炎疫苗的流程複雜一些,需要休息半個小時觀察,但學校可以配合妥善安排。如果衛生局人手不足,也可向內地求援。實際上,現在澳門的核酸檢測,就有部分是外包給內地的專業機構。
  總之,由各界別社團深入發動群眾全面接種疫苗,澳門具有優越條件,也擁有過往進行集體動員的豐富經驗。而且,也可在一定程度上,作為各基層社團在第七屆立法會選舉前的一次「提前練兵」,何樂而不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