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開始走歹運決戰中台灣戰略受挫

蔡英文在尋尋覓覓了四個月之後,最後還是回到原點,挑選蘇嘉全為其「副總統」搭配人選,除了是她「黨外求才,黨內覓才」、「向中間靠攏」的計劃,先後遭到彭淮南、林全、林信義、蘇貞昌或明或暗的拒絕,最後不得不兜回到原點這個最主要的原因之外,還在於要配合其「決戰中台灣」的選戰策略。但前日進行的彰化縣員林鎮長補選,國民黨候選人張錦昆贏了民進黨候選人江瑞演四千多票,卻預兆著不但是蔡英文「決戰中台灣」戰略將討不了便宜,而且更折射出,蔡英文走馬上任民進黨主席三年來,一直在地方補選中披荊斬棘、氣勢如虹的「好運」,已經開始消散,而馬英九兼任國民黨主席後,在幾場小型補選中連戰連敗的「歹運」,也已開始轉運。

實際上,前日進行的嘉義縣員林鎮長補選,及半個月前進行的雲林縣鬥六市市長補選,都是位於台灣中部,因而都是屬於國民黨和民進黨「決戰中台灣」的戰略區。其中雲林縣還是由民進黨人(蘇治芬)當選縣長,擁有輔選行政資源。因此,此兩役將是考驗國、民兩黨「決戰中台灣」效應的前哨戰。

從第十六屆縣市長選舉和「五都」選舉的結果看,台灣地區基本上呈現北藍南綠的態勢,只有中台灣遊移不定。尤其是馬英九曾在「總統」選舉中橫掃秋風,但在「五都」選舉中,「空降」到台中市的蘇嘉全卻僅以幾千票失利於胡土強,致使國民黨出現險情的情況下。為此,國民黨將明年「總統」選戰的戰略定位為「鞏固北台灣,仰攻南台灣,決戰中台灣」,為「總統」、「副總統」和「立委」參選人出征宣誓造勢的國民黨黨代會,也選擇在台中舉行,以求拉抬國民黨在中台灣的氣勢。

民進黨也從蘇嘉全的戰績中看到希望,也將「總統」、「立委」選戰的決戰戰場擺在中台灣。為此,蔡英文的「副手」,一開始就是考量蘇嘉全,以圖將民進黨在中台灣的票源開拓能力擴至最大化。但後來為了開拓中間選票,才轉移目標到黨外財經專業人士的身上,其中更是鎖定了彭淮南。而民進黨為正副「總統」和「立委」宣誓出征造勢的黨代會,也計劃在台中舉行,但因幾間公家機構拒絕借出場地,才決定回到臺北舉行,但黨慶活動仍將在台中舉行。後來黨代會因彭淮南在最後關頭再次拒絕出任蔡英文的副手,使到遭受「突然襲擊」的蔡英文一下子無法找到副手,而決定將黨代會延後,並將之與黨慶活動合併,再在台中舉行。而蘇嘉全在台中也已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因而在台中舉行的出征造勢,場面和氣勢不容低覷。由此可見,民進黨「決戰中台灣」的戰略意圖,也十分明確。

另一方面,自蔡英文接任黨主席,及馬英九就任「總統」並兼任國民黨主席以來,總計舉辦過二十八次補選,其中「立委」十三席,鄉鎮市長十五席。「立委」補選的戰績是,民進黨九席,國民黨三席,無黨籍一席,民進黨一掃二零零八年「立委」選舉和「總統」選舉的敗像頹風。而鄉鎮市長的戰績則是,國民黨六席,民進黨二席,無黨籍七席。民進黨雖然斬獲不大,但國民黨卻是大輸,手中的一些席位由無黨藉候選人奪走。蔡英文領軍在多項選舉贏得「六連勝」,聲勢達於高點,也助她贏得「二○一二」的入場券。

而這次員林鎮長補選,是在上月二十七日雲林縣鬥六市長補選,民進黨開始受挫的背景下進行的,民進黨有藉不能再輸的壓力。因此,蘇貞昌、賴清德、蘇嘉全等政治明星,都接連到員林鎮為黨籍候選人江瑞演拉抬聲勢。在選前最後一夜,蔡英文在剛宣佈其副手是蘇嘉全之後,也急著趕到彰化,陪同江瑞演把握最後時機掃街拜票,希望能為他拉抬氣勢衝出高票,為半月前鬥六市長補選敗選扳回一城。

本來,員林鎮長補選,對民進黨極為有利。其一,是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張錦昆,二十七年前曾是檢警追緝的槍擊命案要犯,坐了八年牢;民進黨採取一波波攻勢,強攻主打「國民黨是黑金」,並打出以滴血手銬為圖案的大幅看板,應該能對選民收到宣傳效果。其二,投票前的選情綠熱藍冷,蔡英文選前一夜到員林助選時,鎮民反應熱烈,不少店員都衝到街上「看小英」或合影,盛況直追陳水扁兩次「總統」大選獲勝的時候,顯示員林的基本盤雖然是藍大於綠,但民進黨投票率偏低的情況下,若獲中間選民支持,攻城略地勝算的機率仍將很大。其三,原是國民黨「立委」的遊月霞,也以無黨籍身份參選員林鎮長,令到國民黨籍候選人張錦昆腹背受敵,很可能會讓民進黨籍候選人江瑞演「漁翁得利」。

然而,民進黨卻是應贏未贏,讓綠營人士不敢置信。實際上,在選前,因為民進黨的輔選聲勢浩大,不少年輕選民就已質疑,「是不是只有民進黨在選?」再加上上述幾點因素,不少泛綠支持者以為江瑞演必勝,因而在前天開票時,江瑞演總部已聚集大批支持者,連鞭炮都已備妥,準備迎接勝利。結果讓綠營支持者跌破眼鏡,紛紛議論「哪有可能輸這麼多?」顯然「英嘉配」的效應,並沒在員林此役發酵;而民進黨慣用的黑金戰略和操弄負面文宣過頭,也讓選民反感。

鬥六市與員林鎮是台灣中部雲林縣與彰化縣的大鎮,勝負不但動見觀瞻,且此次補選一再拉高為「總統」、「立委」選戰的前哨戰,故最近這兩場大鎮的補選戰績,對大選氣勢勢必產生一定的影響。民進黨若僅把結果歸咎「藍大於綠」,未免欠缺反省能力。民進黨最近的「二連敗」,應是「英嘉配」的一大警訊。緊接著十月份還有一場彰化縣花壇鄉的鄉長補選,民進黨將很難經受得起「再三而竭」的折騰。

這次員林鎮長選舉還折射了另一個問題,就是泛藍選民有可能對宋楚瑜參選「總統」實行棄保。實際上,這次員林鎮長選舉,國民黨也面臨有「鷸蚌相爭」的困境,因為原任兩屆國民黨籍「立委」遊月霞,也以無黨籍身份參選,但最後只得三千四百四十一票,無法拉走國民黨候選人更多的選票。張錦坤仍比江瑞演多四千多票,勝負率高達百分之十一點八二。全鎮四十一個裏,張錦坤在三十四個領先。更值得注意的是,遊月霞的前夫陳朝容,曾是親民黨員,更是親民黨黨名的起草人。雖然現已重返國民黨並任「立委」,但曾一度被視為宋楚瑜在彰化縣的代理人。今次遊月霞的落敗,雖然不能與宋楚瑜「代理人」相提並論,但多多少少也反映出宋楚瑜在明年「總統」大選中將會遭受泛藍選民「棄保」的走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