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巧妙揭露康生問題

1976年10月6日,中央一舉粉碎“四人幫”。此後的一段時間內,全國全黨上下雖然都在深揭猛批“四人幫”,但康生問題一直沒有被揭露,這就給徹底否定“文革”、實現撥亂反正帶來了一定障礙。那麼,康生問題最終是如何被揭露的呢?

康生在中央黨校遺毒深

早在上世紀50年代,康生就以中央理論小組成員的身份插手中央黨校,特別是1957年反右派運動中,他和老婆曹軼歐(當時任中央黨校短訓班主任)、以極左面貌出現,責難中央黨校放走右派,使中央黨校本來已經擴大化的反右派運動更加擴大化。

康生還在“文革”中與林彪、江青互相勾結。狼狽為奸,對楊獻珍、林楓兩個校長殘酷迫害,把他們關進監獄,最後把全部教職員工遣送到河南西華中央黨校五七幹校。中央黨校成了“文革”的重災區。“四人幫”垮臺了,但由康生一手扶植起來的造反派仍掌握著中央黨校的領導權。

1977年3月,中共中央決定:恢復中央黨校,中共中央主席華國鋒兼任中央黨校校長。汪東興副主席任第一副校長,胡耀邦任副校長。胡耀邦到黨校抓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召開“整風會議”,實際上是進一步深入揭批“四人幫”,解決“文革”遺留問題。

許多人主張把造反派頭頭隔離起來審查,胡耀邦為引導運動健康發展。說服大家不要那麼幹,堅持擺事實,講道理,促使造反派頭頭不能不承認在“文革”中幹的許多壞事。這時,“四人幫”已被抓起來將近一年,但康生的問題還是沒有揭露出來。所以直到1977年9月3日党的骨幹分子整風會議上,還有人提問:對康生和他的老婆曹軼歐的問題,究竟能不能揭批?胡耀邦當場明確回答說:“一個黨員,對現在的領導,直接的領導,過去的領導者有意見,可不可以提呢?我看是可以提的。這是符合黨的組織原則的。”不過他又謹慎地說,對康、曹提意見,要鹹魚在黨內會議上,要把材料及時上報中央,不外傳。

“小字報”有效揭發問題

1977年12月8日,哲學教研室幾個同志經過商量,派一個同志去見馮文彬(時任中央黨校副教育長),請他徵求胡耀邦同志意見,同不同意他們貼揭康生蓋子的小字報。這個同志對馮文彬說:“康生禍國殃民,罪大惡極,而又隱藏很深,我們不揭開康生的蓋子,不僅中央黨校的揭批查運動深入不下去,全國揭批查林彪和‘四人幫’的問題也深入不下去。現在中央對康生沒有表態,而且有人還要保他。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考慮到不給耀邦同志惹麻煩。打算不貼大字報,而貼小字報,不貼在室外,而貼在16樓室內走廊牆上。16樓是教務處所在地方,學員常來常往,能看到小字報。這就能把康生問題端到全國去。不知耀邦同志和文彬同志認為這樣做行不行?”

當天中午,馮文彬經過徵求耀邦同志意見,回答這位同志:“耀邦同志講了,貼康生的小字報這件事,我們既不提倡,也不反對。”這位同志高興地說:“這個態度就是對我們廣大幹部和群眾的極大支持。我們決定貼出去了。中央如果怪罪下來,責任完全由我們來負。”

下午,由韓樹英、吳義生、盧俊忠、毛衛平等五人署名的第一張揭發康生的小字報貼出來了。標題是:《xxx(指中央黨校造反派頭頭)執行的是一條什麼路線?》,主要揭發所謂“康老路線”與江青(“四人幫”)路線完全是一丘之貉。這張小字報有意貼在16樓一層走廊西頭南牆上。幾小時後,接二連三又有人寫小字報,挨著第一張小字報往東貼,第二天、第三天””陸續又貼了幾十張,

小字報從16樓的走廊一層南牆轉到北牆,轉上二層的樓梯,再轉到二層走廊南牆、北牆,再轉上三層的樓梯,到三層以後轉入會議室。觀者絡繹不絕。

胡耀邦抑制不住內心的高興,對身邊的秘書梁金泉說:“聽說16樓貼了揭發康生的小字報,好得很呀!咱們去看看吧。”梁秘書勸他不必去,說小字報底稿都會收集上來的。

有些學員知道了小字報的事,奔走相告,晚間還有人打著手電簡去看。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地、司級以上幹部紛紛寫信、打電話回去,報告中央黨校已開始揭發康生。這個信息迅速傳播之後,各地也開始有人向中央打報告,揭發康生罪行。中央黨校的小字報內容,通過《情況反映》及時向中央常委作了報告。

康生受到應有審判

在鐵的事實面前,原來說康生好話的中央某些領導同志,這時也不再為康生說話了。華國鋒主席對胡耀邦說:“康生這人不好,幹了很多壞事。不過中國人有個傳統習慣。人死了也就不再追究了。”但是在中央黨校不追究康生、曹軼歐的罪行,就不能徹底清查與林彪、“四人幫”篡黨奪權有牽連的人和事,揭批查運動就搞不下去。所以12月中旬,中央黨校還是連續召開了四天全校工作人員大會,放手讓教職員工揭發康、曹罪行。范若愚、韓樹英、陳方華等17位同志發了言。

1978年底。根據胡耀邦同志的意見(他此時已調任中央組織部長,仍兼中央黨校副校長),中央黨校和中央組織部共同整理出一份被康生點名誣陷的幹部名冊。這個材料揭露了在“文革”中被康生點名誣陷的共603人。其中黨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副委員長。國家主席、副主席33人;八屆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58人,三屆人大和四屆政協常委93人;中央和國家機關部長、副部長91人;中央局和省、市、自治區黨委書記、副書記,省長、副省長51人;人民解放軍大軍區一級幹部11人。以上共計337人。其餘266人中,大部分也是老幹部和社會知名人士。

這個材料由胡耀邦帶到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前的中央工作會議上。與會的許多老同志看到後,無不感到極大義憤。十一屆三中全會揭發了康生的問題,並由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立案審理,最後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成立的最高人民檢察院特別檢察廳和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檢察、審判,最後判決:康生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主要成員。這是全黨和全國人民對康生的正義審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