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取九龍杯

1958年,江西景德鎮一位陶瓷專家成功燒制出了與宋代汝窯所出禦瓷極為相近的陶瓷精品。得知這一消息後,中共上海市委交際處立即派人趕往江西景德鎮,向這位專家定制了一套36只“九龍杯”。陶瓷九龍杯通體雪白,倒人美酒後便會現出鱗光耀眼的九條金龍,每條金龍狀態各異地出沒在雲山霧海之間。其中那條口含金珠的最大金龍,竟將半個軀體都伸入到杯中,在美酒浸潤下使龍口中的金杯仿佛在滾動一般,令所有觀者都嘖嘖稱奇。

1971年3月25日下午,一個由27名羅馬尼亞政府人員組成的工作小組飛抵中國上海,其任務是為即將來華的羅馬尼亞總統齊奧塞斯庫訪問上海進行全面考察與協調。當晚了時,這27名外賓在上海衡山賓館晚餐時試用了極其神奇而珍稀的九龍杯。當羅馬尼亞外賓端起九龍杯時,他們發現杯中竟有一條口含金珠的金龍在不停地轉動,禁不住紛紛發出嘖嘖驚嘆聲。

這使27名羅馬尼亞外賓對這次招待晚宴感到非常新奇而滿意。不料,一名服務人員在宴會結束後卻發現九龍杯不見了,她隨即將這一情況報告給了賓館俱樂部的當晚總值班薛清鈞。薛清鈞大吃一驚,與賓館俱樂部保衛科長劉金城及主持賓館俱樂部日常事務的副主任黃業光一起,立即組織人員對宴會廳展開地毯武的搜查,卻沒有發現九龍杯的下落。

第二天中午,周恩來總理陪同越南勞動黨中央第一書記黎筍,以及由其率領的越南勞動黨代表團一行多人來到衡山賓館俱樂部宴會廳里就餐。其間,一向細心的周恩來總理從服務員的異常拘謹中,感覺到衡山賓館俱樂部一定出了什麼事。宴會結束後,周恩來總理向一名服務人員瞭解情況,得知了九龍杯失竊之事。

隨後,周恩來總理立刻找來衡山賓館的黃業光與劉金城二人,詳細詢問九龍杯失竊的具體過程。聽完二人匯報後,周恩來總理稍微沉思了片刻,提醒說:“不是拍了錄像片嗎?把片子調出來看看,說不定對查清問題會有幫助。”遵照周恩來總理的這一指示,黃業光與劉金城立即調看有關錄像片,隨後果真從中發現了九龍杯失竊的具體經過。

原來,那天晚宴上坐在B桌的一位年輕外賓,從一開始就對九龍杯產生了強烈好奇和興趣,他不時拿起九龍杯翻來覆去地仔細欣賞。接連喝下幾杯美酒之後,他竟趁人不備將九龍杯迅速地裝進了自己身邊的手提包中。

鎖定盜杯人後,保衛科長劉金城調查得知,這位把九龍杯放進自己手提包中的外賓,是羅馬尼亞外交部一名34歲的文化秘書。中羅兩國當時剛剛建立起良好的外交關系,黃業光與劉金城二人都明白,如果此事處理不當,必將產生不好的國際影響。另外,根據國際慣例,不能追究這名外賓的法律責任,這使二人對如何收回九龍杯感到很是棘手。

傍晚,黃業光向周總理匯報了調查結果。周總理指示說:“九龍杯是我們國家的寶貴財產,必須設法追回。不過,我們要有禮貌,不能傷了感情。”

望著黃業光一臉的為難神情,周恩來總理想了想,問道:“今天晚上羅馬尼亞貴賓有什麼活動安排?”黃業光回答說:“沒有安排。”周總理面露喜色道:“那好!今晚越南的同志要去觀賞雜技節目,我們可邀請羅馬尼亞的貴賓一起觀看。九龍杯在那位外賓的眼里既然十分珍貴,他一定會放在他的手提包里寸步不離,我們正好借機行事,收回九龍杯。”隨後,周恩來總理向黃業光佈置收回九龍杯的具體方案。

當晚8時整,一場精心安排的雜技節目開始了。周恩來總理陪同黎筍等越南勞動黨代表團領導人坐在第一排正中的位置上,第三與第四排坐著來自羅馬尼亞的外賓們。隨著精彩節目的不斷上演,外賓們都表現出了濃厚的觀賞興致,特別是當穿著筆挺西裝的魔術師顏金風度翩翩地走上台時,外賓們更是將目光都聚焦到他手中那只用紫紅色綢布遮蓋的盤子上。這時,只見魔術師顏金向觀眾深深鞠躬行禮後,輕輕用手揭開紫紅色的綢布.觀眾們發現盤子里擺放著三隻仿製九龍杯。顏金將三隻九龍杯依次擺放在桌子上,隨即從身上掏出一把道具手槍,在指頭上熟練而快速旋轉多圈後,微笑著對觀眾說道:“只要槍聲一響,我想讓九龍杯飛到哪里就可以飛到哪里。”聞聽此言,許多觀眾都面露疑色。善於揣摩觀眾心理的顏金,便高聲說道:“如果大家不信,請看……”顏金話音未落,便舉起道具手槍向九龍杯“啪”地一聲射去,三隻九龍杯竟在眾目睽睽之下憑空少了一隻。而正當觀眾感到驚詫不巳時,顏金則大步從臺上走下來,並徑直來到觀眾席位的第四排,向那位盜取九龍杯的羅馬尼亞外賓指了指,滿臉微笑地說:“剛才被我一槍打飛的那只九龍杯,現在就在這位先生的手提包里。”於是,所有觀眾都把目光轉向這名外賓。顏金面對這名外賓禮貌地說:“請打開您的手提包讓大家看看,我說的對不對?”此時,原本也很驚詫的這位羅馬尼亞外賓似乎明白了這個魔術的真正用意,遂假裝疑惑而又無奈地打開自己的手提包,從中摸索一會兒拿出了那只真品九龍杯。在周恩來總理的帶領下,所有觀眾向顏金報以熱烈而經久的掌聲。

就這樣,九龍杯經周恩來總理的巧妙安排,終於在被盜20多個小時後又失而復得了。

(竇忠如/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