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應避免在共建亞太自貿區中被邊緣化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的第二十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已經落幕。作為「WTO」成員,因而本應也極有資格成為「APEC」成員體的「中國澳門」卻再一次缺席。這也如同在國際奧運會的競技場上那樣,在「一個中國」架構下,兩岸四地中的中國、「中國香港」和「中華臺北」都可以參與並爭金奪銀,唯有「中國澳門」「斯人獨憔悴」,被拒於門外。

「中國澳門」未能出席「APEC」的最關鍵原因,是在澳門回歸前,葡國並非是亞太國家,因而並不熱心實際上也無權推動澳門加入。而在澳門回歸前夕的一九九七年,「APEC」,作出了為期十年的「暫時停止接受新會員」的決定,這項措施後來又延長實施三年,至二零一零年止。如今,「禁令」已經解除了兩年,作為在「APEC」中擁有強大影響力及發言權,並作為澳門特區的中央政府的中國,確有必要運用其影響力,解決「中國澳門」的入會問題,以徹底地消除在「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中,當二十一個國家與地區的領導人「排排企」地大合照時,在兩岸四地中卻出現的「金甌缺一角」的現象——這對「國家統一」對國際社會的政治宣示來說,並非是好事,相反還含有某種諷刺意味。

更值得注意的是,胡錦濤主席在這次「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發表重要講話,指出貿易和投資自由化、區域經濟一體化是「APEC」的核心議程。中方支持將「自由貿易協定透明度」確定為今年「下一代」貿易和投資議題;「APEC」要積極探索區域經濟一體化問題新思路,秉承開放、包容、透明原則,循序漸進推進「亞太自由貿易區」建設進程。而在「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上,胡錦濤發表的主旨演講也指出,中國將實行更加積極主動的開放戰略,加強同主要貿易夥伴的經濟聯繫,深化同其他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務實合作。

既然如此,就不要把作為「WTO」的成員體,及承擔著「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等任務的「中國澳門」,排除在「亞太自由貿易區」之外,避免澳門特區在國際經貿領域上遭到「邊緣化」。

實際上,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APEN」領導人非正式會議閉幕當天,與會九國同意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提案,將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完成並宣佈《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綱要》(TPP)。 同時,美國積極與東盟各成員國進行協議,,重申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將匯集整個太平洋地區的各經濟體,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能成為一個統一的貿易體。 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可能整合亞太的二大經濟區域合作組織,亦即「APEC」和東盟重疊的主要成員國,成為亞太區域內的小型世貿組織(WTO)。

原名「亞太自由貿易區」的「TPP」,是一個綜合性的自由貿易協定,包括了一個典型的自由貿易協定(FTA)的主要內容:貨物貿易、原產地規則、貿易救濟措施、衛生和植物衛生措施、技術性貿易壁壘、服務貿易、知識產權、政府採購和競爭政策等。其發起國家為汶萊、智利、新西蘭、新加坡;加入談判的有澳大利亞、日本、馬來西亞、秘魯、美國、越南、墨西哥、加拿大;「中華臺北」已表達了加入意願。由美國催生的「TPP」,主要成員與入會磋商成員體大多由資本主義體系的國家組成(越南為該成員中唯一社會主義國家),同時對中國產生排擠效應;而「TPP」「圍堵中國」的態勢似乎要與中國催生的「東協加三(中日韓)」抗衡,變成一場中美兩國拉攏亞太經貿實體的角力戰。

對此,中國為了被「邊緣化」,多次表達了推進亞太貿易自由化的積極姿態。就在奧巴馬推出「TPP」的橫濱「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胡錦濤發言指出,要繼續推進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加快區域經濟一體化,並表示中國支援加快亞太自由貿易區的深入研究,在不同層次不同範圍、通過多種途徑循序漸進加以推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胡錦濤在檀香山「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發言時,又強調「凝聚共識,繼續推進經濟全球化和區域經濟一體化」。今次海參威「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胡錦濤再次強調中國將積極加入「亞太自由貿易區」。

實際上,中國如果能夠在「TPP」尚未達成協議之前參加談判,還有可能爭取到制定相關規則的一些話語權;如果在「TPP」達成協議之後,受到有關國家的「敦促」或「呼籲」後再參加,就不僅將會在政治上頗為被動,而且只能與當年參加「WTO」一樣,承諾履行「TPP」的相關規則,話語權大為被削弱。

值得注意的是,在「APEC」的文件中,有「APEC」是「TPP」的「培育體」之說,亦即「TPP」是在「APEC」的基礎上產生的。既然澳門連「APEC」都無法加入,那麼,「TPP」就更是沒有澳門的份兒。因此,為了協助和推動澳門也能加入「TPP」,避免澳門特區遭到「邊緣化」,就應分開兩個層次進行。其一,是推動「中國澳門」加入「APEC」。正如前述,「APEC」是「TPP」的「培育體」,只有先行加入「APEC」,才可加入「TPP」。現在,隨著「APEC」暫停新成員加入的「禁令」已經失效,印度、巴基斯坦、斯裏蘭卡、孟加拉、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巴拿馬、蒙古、老撾、朝鮮等國家都在申請加入「APEC 」。而按「APEC」章程規定,希望加入「APEC」的國家和地區,必須獲得現有會員體全數無異議同意,才能入會。中國應當在這方面充分發揮其影響力和作用。作為第一步,推動澳門、香港、台灣加入「中國與東盟自由貿易區(十加一)」,及「中國、日本、韓國與東盟自由貿易區」。

其二、在內地已分別與港澳地區簽署「CEPA」,及兩岸已經簽署「ECFA」的基礎上,促進港澳分別與台灣地區簽署類似「ECFA」或「CEPA」之類的自由貿易協議,使得兩岸四地成為一個完整的「自由貿易區」。這不但對推動「中國澳門」加入「APEC」具有強大的說服力,而且也有利於推動國家和平統一的進程。實際上,按照政治經濟學上「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經濟基礎的變化發展推動上層建築的變化發展,上層建築必須適合經濟基礎」的基本原理,在兩岸四地之間都締結成更緊密經貿關係之後,就必將為國家和平統一大業夯實經濟基礎,從而為兩岸四地的「一統江山」積累基本條件,只待開展政治談判,就是「水到渠成」。

可能有人會說,澳門本身就是一個自由港,入口貨品除了少量奢侈品之外,基本不徵收關稅;與此同時,澳門沒有甚麼出口工業,亦即對出口市場的依賴度較低,是否加入「自由貿易區」體系並不重要。但實情並非如此,因為這並非單單是實際經濟作用,而是政治宣示的意義及作用,避免澳門特區在國際社會上遭到「邊緣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