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領導人薪水有多少?

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官員財產申報公開,一直處於被持續關注的範疇。其實,財產公開雖未以制度形式確立,但高層領導的工資情況並非無跡可尋。在公開報導中,從廳級到政治局委員一級,都曾有官員披露個人工資情況。

政治局委員月薪1.1萬元

2011年6月20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的俞正聲在上海交通大學上了一堂別開生面的黨課。他透露,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月薪為,1000元人民幣,並表示自己的月薪“不高也不低,比韓正市長稍低些。”他說,“抽煙是自己買,衣服也是按照市場價格買。”

曾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吳儀也透露過自己的工資收入。

2007年12月24日,在中國國際商會會員代表大會上,吳儀與代表們聊天時表示:“我現在每年所有收入12萬元人民幣,這還包括保姆費。我相信你們都比我拿得多,你們誰敢說沒有別墅?我希望在座諸位要廉潔,只拿該拿的,一定要拿得正當!”

當時,吳儀任國務院副總理,在此兩個月之前剛結束了5年的中央政冶局委員任期。

李毅中自曝2009年收入14萬

2009年6月,正部級官員、前國資委主任李榮融在與新華網網友在線訪談時表示,國資委的職工收入也不高,自己1個月的收人大概是1萬。“如果交掉稅,到手上的不超過1萬,”他還透露,“國資委的處長們每月收入約3000多塊錢。”

另一名正部級官員牟新生表示自己的稅後工資是8000多元。牟新生曾任海關總署署長、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2010年3月11日《華商報》引述他的話說:“我現在是正部級,每月扣稅後工資8000多元;我的薪資在北京買不起房;,住的是國務院分的福利房;個人負擔一部分,不過只有使用權;車更買不起,也是國家配的。論財產,我好像也沒啥財產。”

2010年兩會期間,時任工信部部長的李毅中表示自己去年的工資收入是14萬元。

他還表示,他2003年任中石化集團總經理、黨組書記,兼任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時一年工資僅為14萬元,同年調任國資委副主任後“一下就是每個月五六幹塊錢”。

公務員正廳不如企業正科

除了部級官員,來自廣東的廳級官員也公開了自己的工資收入。

2010年3月,廣東省國資委黨委書記劉富才表示:“其實退休以前,公務員的正廳級還不如企業的正科!”“我每年拿到手的錢不到8萬塊,工資單就7900塊錢一個月。如果三金加起來算每年有10萬。”他還特別強調,“我瞭解身邊的公務員,大學畢業10年,正科,每月拿到手3200塊錢。” .

廣東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惠武(副廳級官員)稱自己兩個月工資買不起一平米房子:“廣州很多房子價格超過2萬元/平方米了。我是副廳級職稱,每月工資8000多元,兩個月工資也買不起一平方米的房子。”

(據《東楚晚報》、《博客天下》)鏈接:

第一代領導人中宋慶齡工資最高

毛主席的工資原來是610元,後來遇到了前所未有的3年困難,他帶頭把自己的工資降到了404.80元。

毛主席以身作則,天下仿效,所以國家主席劉少奇、總理周恩來、人大委員長朱德都和毛主席一碗水端平,工資統統是404.80元。

中國第一代領導人中工資最高的不是毛主席,而是孫中山的夫人宋慶齡。宋慶齡領的是國家一級工資,每月579.50元,另外還有300元活動費。

江青的工資,也不是夫人中最高的,她一開始享受的待遇工資243元。“文革”時她進入了中央政治局,成了黨和國家領導人,就這樣,“九大”後江青的工資才漲到342.70元。

鄧穎超的工資,一直部是342.70元。她的工資不但比宋慶齡低好多,還比時任副總理李富春:的夫人蔡暢低一級。蔡暢是1923年入黨,而鄧穎超是1925年,晚了兩年。周恩來總理1976年1月8日去世後,身邊工作人員整理了周恩來和鄧穎超兩人的工資收入和支出賬目。收入只有單一的工資和工資節餘部分存入銀行所得的利息,別無其他進賬。而支出的項目比收入的項目要多一些,大體有這樣幾項:伙食費、黨費、房租費、訂閱報紙費、零用費(購買生活用品),特支:補助親屬和工作人員、捐贈費。

康克清的工資又比鄧穎超低一級,她是1929年與朱德結婚後兩年才入黨的。

當時還有一批女民主人士工資不低,如廖仲愷遺孀、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何香凝,馮玉祥遺孀、衛生部長李德全和“七君子”中的唯一女性,人大副委員長史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