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公署可在目前成績基礎更上層樓 外交部公署可在目前成績基礎更上層樓

外交部駐澳門特派員公署日前舉行招待會,慶祝澳門回歸暨公署成立十五周年。外交部副部長張業遂和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在致辭中,都高度肯定了特派員公署十五年來的工作。其中張業遂盛讚公署在歷任特派員帶領下,堅定貫徹落實中央對澳方針和外交部指示,認真履行基本法賦予的職責,恪盡職守,廣交朋友,與特區政府保持良好合作,與特區各界人士、團體和機構保持密切聯繫,全力做好涉澳外交工作,為促進澳門的長期繁榮穩定做出了積極貢獻;崔世安則代表特區政府向公署成立十五周年致以衷心祝賀,對公署十五年來為澳門擴大對外交往、提升國際地位作出的積極貢獻致以誠摯感謝。這些讚美之詞,當然是實至名歸。

《澳門基本法》第十三條規定,「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與澳門特別行政區有關的外交事務。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在澳門設立機構處理外交事務。中央人民政府授權澳門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自行處理有關的對外事務。」這也是為何在回歸前,中央駐澳機構只有一個新華社澳門分社(即澳門中聯辦的前身),代表中央政府行使涉澳對外事務職權,而回歸後除了成立外交部駐澳特派員公署,而原由澳門新華社外事辦公室負責的工作也移交給公署的法律依據。

「外交」是主權國家為實現其對外政策而由獲得授權的機關和人員進行的活動;而「外交事務」是國家為了促進國與國,或國際間的交往和合作,解決國家間或國際間的糾紛和衝突,需要從事或處理的事務。澳門特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管轄下的地方政府,但作為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因其所處的特殊地位,於是有了與澳門特區有關的外交事務需要處理。實際上,澳門特區以一定的身份和形式,開展對外交往,參加有關的國際組織和國協議、協定,享有相應的權利,承擔相應的義務,有助於澳門外向型經濟的發展,有助於澳門貫徹落實中央政府賦予的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及「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平臺」的任務,必將有助於促進澳門進一步保持長期的繁榮穩定。

在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是中央人民政府設立的處理外交事務的政府機關。外交部有權代表國家貫徹和推進我國的對外政策,協調處理我國與世界各國的友好關係。因此,與澳門特區有關的外交事務,就應當由外交部全權處理。為了方便外交部處理與澳門特區有關的外交事務,外交部在澳門特區設立特派員公署,作為外交部的代表機構,其宗旨是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嚴格按照基本法辦事,執行中央人民政府的外交政策,維護國家主權和利益,保護澳門同胞的合法權益,促進澳門特區的長期繁榮穩定和發展。

其主要職責是處理由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的與澳門特別行政區有關的外交事務;協調處理澳門特區參加有關國際組織和國際會議事宜,協調處理國際組織和機構在澳門特區設立辦事機構問題,協調處理在澳門特區舉辦政府間國際會議事宜;處理有關國際公約在澳門特區的適用問題,協助辦理中央人民政府授權澳門特區與外國談判締結有關雙邊協定的事宜;協調處理外國在澳門特區設立領事機構或其他官方、半官方機構的有關事宜,辦理有關領事業務;辦理中央人民政府和外交部交辦的其他有關事務。

從種種跡象看,外交部駐澳門特派員公署與駐香港特派員公署一樣,都是屬於副部級的機構,與香港、澳門特區都是省級行政區域,及香港、澳門中聯辦都是正級級機構相平衡。由此,駐澳特派員胡正躍和歷任特派員都是副部長級的官員。這與中國駐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德國、日本、朝鮮等國家的大使,都具有副部長級資格一樣(建國初期的首任駐蘇聯大使張聞天,還是政治局委員和曾任中共總書記的「超高配」,當然這符合當時我國的外交形勢及「一邊倒」外交政策)。

正因為如此,外交部駐澳門特派員公署的規格,也與「副部級」相適應。因此,無論是館舍規模還是人員編制,都帶有濃厚的「副部級特色」,與派駐其他國家的「副部級大使館」相媲美。而由於澳門特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具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並依據基本法規定可自行處理授權範圍內對外事務的,因而公署的職權就與我國駐外國主權國家的大使館具有一定的「落差」。因此,公署就充分利用其「副部級規格」的充裕資源,在履行並完成法定職責的前提下,也充分利用澳門特區的特點,主動地「走出去」,進行我國駐各國大使館所未能開展的工作,比如與澳門特區政府聯合主辦多屆「澳門青少年外交知識競賽」等活動,做得有聲有色,有利於向澳門青少年加強愛國愛澳的教育,及增強他們對我國外交政策及成就的認知。

但仍可進一步充分利用公署的充裕資源,進行新的其他的相關工作。比如,政策研究室更好地履行其「根據『一國兩制』原則和基本法的有關規定,就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的與澳門特區有關的外交事務進行調研;根據外交部指示或特區政府要求,協助辦理外國領導人訪問澳門特區和特區行政長官及政府主要官員訪問外國的有關事宜」之外,是否也適宜就近研究台灣當局的對外事務動向,以減輕外交部政策規劃司及相關司局的負擔?倘二零一六年的台灣地區領導人大選,是由民進黨的候選人勝出的話,這個議題就應擺放在政策研究室的桌面。

其實,在即使是在對澳門青少年進行外交政策教育方面,還可以有「潛力」可「挖」,比如鼓勵澳門青少年努力學習,爭取將來參加國家的外交工作。實際上,既然實行「一國兩制」,澳門特區是直屬於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區域,澳門要參加屬於「一國」領域的國家事務,應是應有之義。《澳門基本法》第二章《中央與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關係》也為澳門居民中的中國公民依法參與國家事務的管理,提供了法律依據和途徑空間。當然,港澳青年要進入外交部服務,前提是先行進入外交學院修讀,而國家也應向港澳應屆高中畢業生開放外交學院的學額。一方面,這是進行愛國愛澳外交教育的一種具體形式,可以進一步增強澳門青少年對保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安全、發展的認知;另一方面,隨著國家經濟實力的增強,外交人員的薪資水平提高,對澳門青少年的應徵求職也已提高了吸引力。當然,外交人員的政治條件及意識形態要求很高,但到內地讀書的澳門學生是可以具有有利條件實現這方面的「轉型」的。

另外,就公署的本職工作而言,看來還得進一步努力,克服澳門特區在對外事務事務尤其是特區護照功能「先天不足」的困難,協助澳門特區政府爭取有更多國家向澳門特區護照提供免簽待遇的工作,以進一步增強澳門特區中國公民的自豪感,及消除「大香港、小澳門」、「同是特區居民,享受待遇有差別」的疑慮。

公署的網站內容豐富,能及時補充新的新聞資料。但也有遺憾,如其《外交部駐澳門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主要職責》一頁,在蔡思平副特派員已抵澳履新一年之後,其相應「位置」表列仍是張金鳳,一點瑕疵就影響整體印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