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公署,讀懂澳門

按照澳門基本法,澳門回歸祖國後,外交部在澳門設立了一個機構來處理涉及澳門的外交事務,這就是外交部駐澳門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簡稱駐澳公署。總的來說,駐澳公署的基本責任是按照基本法的規定,堅決執行“一國兩制”方針,維護國家主權,同時服務於澳門特區,支持澳門對外開展交往合作。從根本上來講,駐澳公署的職責和駐外使館是不一樣的,使館是一個國家駐在另外一個國家的全權代表機構,而澳門是我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駐澳公署是中央政府的一個派出機構。

我擔任駐澳公署特派員期間,目睹了澳門快速的發展,同時也經歷了一些很有意義的事情。

比如,2008年北京奧運會火炬在澳門傳遞時,聲勢非常浩大。雖然我當時還沒有到任,但是記得從媒體報道上看到,一個50萬人口的城市有將近一半的人上街參與了這項活動,規模可以說是空前的。此外,澳門特區政府還舉辦了很多支持奧運的宣傳和公益活動。那時我剛剛赴任,澳門民眾對祖國的熱情和自豪感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在澳門期間,還經歷了一件非常有影響的事件,就是特區制定落實基本法第23條的有關法律(維護國家安全法)。這是澳門特區貫徹執行“一國兩制”方針取得的非常重要的成果。這也說明瞭愛國愛澳是澳門社會的主流觀念。另外,令我至今記憶猶新的是澳門同胞對祖國的情誼。比如,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發生後,澳門各界為地震災區籌集的善款數額,達到平均每個澳門人1萬澳元。澳門還向災區派出了醫療隊。

在我任期的幾年裏,澳門的對外交往和合作也取得了很多發展,每年都舉辦投資貿易洽談會、旅遊展、國際文化節等活動。而且在這期間外國駐澳門總領事館的數量也增加了。現在常駐澳門的總領事館有三家(葡萄牙、安哥拉和菲律賓),莫桑比克也擬在澳門開設總領事館。目前,常駐香港60家總領館中25個國家總領館領區包括澳門,另有31家總領館可在澳門執行領事職務。此外,澳門還設有10個國家的名譽領館。這說明澳門雖然很小,但知名度和影響力在不斷加大。

隨著澳門的發展變化,駐澳公署也有一個非常顯著的變化,就是鼓勵公署館員走出公署,走進澳門社會,向澳門各界宣介中國的外交政策,講述中國的外交事業發展,增進澳門民眾對中國和平發展理念、外交政策的瞭解,增強他們的國家榮譽感以及作為一個中國人的自豪感。我到任後不久,澳門婦女聯合會的負責人到公署,說澳門每年9月份舉行“革命歌曲大家唱”活動,希望公署能夠給予支持,也希望公署能夠參與。我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活動,所以很快就組織了合唱團,選了歌曲去參加活動,反響非常好。這件事也使我們意識到,參與當地的活動對我們館員瞭解澳門社會民情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從那時起一直到現在,公署一直積極參與“革命歌曲大家唱”活動,前年外交部的合唱團還特意應公署之邀去澳門參加了這項活動。

此外,我們每年還舉辦公署開放日活動。開放日主要針對澳門各界民眾,特別是大中學生,通過開放日介紹中國文化、中國的歷史、澳門和祖國的關係以及中國的外交成就等。目的是增強澳門各界人士、尤其是年輕一代“愛國愛澳”的意識,為澳門的未來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公署舉辦開放日一直是一個傳統,在我任職期間,我們進一步發揚了這一傳統,使以往一年一、兩次的活動,增加到一年三、四次,甚至更多,並配合時間節點和主體外交選擇開放日主題。比如為配合上海世博會,我們就舉辦了“走進公署,走近世博”的開放日,收到很好的效果。

此外,我們還在青少年中開展了外交知識競賽。澳門一共有40所中學,沒想到第一屆外交知識競賽就有20所學校參加,而且每所學校都專門成立了一個小組,由專門的老師帶隊、輔導。當地很多學生通過參加這項活動,加深了對中國外交的認識,我記得有學生當場就表示,今後也要努力成為一名外交官,為國家的外交事業服務。現在外交知識競賽已經成為公署的一個品牌活動,公署每年還會組織優勝者到內地參觀。有意思的是,我卸任回京後到中國人民外交學會任職,外交學會也成為他們的一個參觀點,在這裏大家可以瞭解中國的人民外交傳統和公共外交知識。

一般人都以為澳門只是一個賭城,但其實澳門是一個非常有歷史的地方。葡萄牙人到澳門的時間要比英國人到香港早得多,當時葡萄牙人以船遇到風暴、需晾曬水浸貨物為藉口,在澳門留了下來。從1553年起,開始有葡萄牙人在澳門居住。林則徐當年在虎門禁煙,到澳門視察的時候,葡萄牙在澳門的官員是要到關口迎接他的,那時候葡萄牙是要向清朝政府交租金的。鴉片戰爭後,葡萄牙人借機提出免交地租等要求,並逐步佔據澳門。1887年,清政府被迫與葡萄牙籤訂《中葡會議草約》和《中葡和好通商條約》,條約規定葡萄牙“永居管理澳門”。澳門的情況跟香港不太一樣。在澳門回歸的歷程中,葡萄牙政府的態度總體上來說還是比較配合的。

客觀地說,澳門在涉及中國外交方面的資源非常豐富,在我們國家的對外交往過程中起著非常特殊的作用,可以說是中國和整個西方交往的橋樑。歷史上中國一些重大的對外事件都發生在澳門。比如,利瑪竇到中國,首先是在澳門登陸的,然後從澳門進入內地。中國近代史上與外國簽訂的第一個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是在澳門開始談的。中美之間的第一個不平等條約(《望廈條約》)是在澳門簽的。澳門望廈村至今還存在,當年簽這個不平等條約的小石圓桌也還在,現在是公署對館員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場所之一。此外,對中國近代史發生非常大影響的《盛世危言》是在澳門寫成的,鄭觀應是香山人,後來移居澳門。

其實澳門就像一本書,只有讀懂了它,才能更好地瞭解澳門,駐澳公署才能更好地履行職責並服務於澳門。

(盧樹民講述 吳曉芳 羅潔/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