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人有什麼臉面奢談「宋楚瑜教訓」?

按照既定時程,「中選會」從今日起到十七日,接受「總統」「副總統」選舉的被連署人登記申請。除了民進黨、國民黨、時代力量和親民黨因為在最近一次的「立委」選舉中,獲得百分之五的得票率,可以直接提名候選人之外,其他未達標的政黨或新政黨以及個人組合,如要參選「總統」,就必須透過連署的方式,而且還必須先行在上述的時限內,向「中選會」進行被連署人動申請登記。

目前有可能申請登記為被連署人的,包括有郭台銘,新黨推薦的楊世光,「喜樂島聯盟」推薦的歐崇敬等。

國民黨對於「箭在弦上」要脫黨參選「總統」的郭台銘,預先發出警告,若參加連署就開除黨籍。但意想不到的是,郭台銘卻搶在「中選會」開始接受被連署人登記申請作業的前一天宣佈退黨,爭取主動,避免「胯下之辱」。

國民黨中央說,不是郭台銘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但是,按照黨章規定,最高黨紀處分是開除黨籍,既然已經退黨,還能施以何種處分?可能的做法是,雖然郭台銘的幕僚昨日已到台北市黨部退回黨證和「榮譽狀」,但按黨的內規規定的程序手續,是必須經台北市黨部批准,並呈請中央備案。

也就是說,雖然在行動上郭台銘佔了上風,但在實體上卻仍然是處於被動狀態,只要台北市黨部一日未有開會處理他的退黨案,他仍然是黨員。待到他登記為被連署人時,黨中央再執行黨章的規定,由中央考核紀律委員會議決經中央常務委員會核定,宣布開除其黨籍。這就是中央黨部「不是郭台銘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依據所在。

問題是,只要在九月十七日之前,郭台銘沒有進行被連署人登記,黨中央就無法執行這一套程序。這中間的時間點,對當事的雙方都極為煎熬。

不過,從種種跡象看,郭台銘參選「總統」的意志極為堅強,如果不是拖到十一月十八日至二十二日「中選會」接受「總統」、「副總統」候選人登記之前,決定與宋楚瑜合作,由親民黨直接提名的話,就必須最遲在九月十七日前往「中選會」辦理被連署人的申請登記手續。否則,他就根本無需退黨,而且也不會發出「翻轉『中華民國』命運」的豪言。實際上,既然是要達到此目標,唯一方法就是透過參選並當上「總統」後,利用手中的權力和國家機器,來推動實現。沒有權力,任何理想都只是一句空話。

但申請登記為被連署人,並非是郭台銘自己一人即可,還須配上「副總統」搭檔。而他至今到沒有就此作出任何透露,保密功夫一流。這可能是吸取侯明鋒「見光死」的教訓。

但坊間仍傳出,可能會是朱立倫。因而國民黨內有人慨嘆,如果是朱立倫,韓國瑜就「玩完了」。

郭台銘要脫黨參選,這是早就在人們的意料之內,但多數人都分析認為,是要到九月十七日被連署人登記的最後一天,才付諸實施。但為何是搶前在昨日?政媒兩界的分析是,國民黨三十一位大佬昨日連署發表的「勸郭」公開信,是最重要的「推手」,尤其是馬英九,郝龍斌也參與了連署。因為這兩人正是今日國民黨「亂局」的始作俑者:正是馬英九不屑也不滿韓國瑜,才力勸郭台銘出山參選;而郝龍斌則為此積極奔走牽線。因此,郭辦痛批「心在曹營心在漢」的劍鋒所指,就是此類心口不一致的政客。

為了佐證,郭台銘幕僚昨日還「加碼」了一個震撼政壇的小故事。說是在前幾天,馬英九找郭台銘私談,嗚咽得糊里糊塗。但在新北市大型造勢的場合,馬英九在講話時,卻被「韓粉」噓下台。自找苦吃,唾面自乾。因此,馬英九的近身幕僚蕭旭岑說,今後將慎重考慮是否出席韓國瑜的造勢活動。

郭台銘宣布退黨的消息傳開後,不少國民黨人擔心將會重蹈宋楚瑜的覆轍。從表面上看,二零零零年的第十任「總統」大選,確實如此,因為宋楚瑜在國民黨中央確定提名連戰參選的情況下,脫黨參選,扯薄國民黨支持者的選票,從而讓陳水扁「漁翁得利」上台。

對此,宋楚瑜確實是必須負上主要責任。但其實,國民黨的大佬們,包括昨日也有參與連署公開信的某些人士,同樣要負上一定的責任。主要是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其一,連戰在尋覓「副總統」搭檔時,有意與宋楚瑜合作,而黨內多數人也予以贊同,宋楚瑜從美國返台後也有所考慮。但當時的國民黨秘書長章孝嚴,仗著一來自己曾在「行政院」副院長時展現了一定的行政能力,二來其父親蔣經國提攜了李登輝,因而自己作為「抬轎人」卻要「坐轎」,遲遲未作與宋楚瑜會面的安排。直到老兵們等得不耐煩才安排「章宋會」,因而在章孝嚴進入會場時,有老兵用傘柄敲打他的腦袋。而在此時,宋楚瑜已經不忿黨中央的態度,當場宣布脫黨參選。現在已經改回本姓「蔣」的章孝嚴,昨日也有參加連署。

其二,刻意製造「興票案」,意圖搞垮當時最高民調的宋楚瑜。本來,相關人士是透過渠道提供給民進黨的,但邱義仁等人卻認為,由民進黨拋出,效果將會事倍功半,反而由國民黨自己「發炮」,效果更大。某些人在等不到民進黨開腔後,交由黨籍「不分區立委」楊吉雄召開記者會予以揭發,而宋楚瑜則竟然應對失誤,促使他的選情發生重大變化,不能保持最高民調。

其三,作為「連蕭配」競選總部發言人的馬英九,在選前一夜間接違法發表民調,聲稱連戰的民調已經超越宋楚瑜。導致不少宋楚瑜的支持者,為阻擋陳水扁上台,紛紛改變投票意向。結果,宋楚瑜僅以二點五個百分點之差,敗在陳水扁的手中。

如果不是發生了上述三個事件,「中華民國」的當代政治史,可能要改寫、民進黨沒有上台的機會,「台獨」難以冒頭,可能兩岸已經簽署和平協議。

上述的當事人,就有人在昨日的聲明中參與連署。他們還有甚麼臉面去奢談「宋楚瑜教訓」?

其實,更可延遠一點。間接造成「宋楚瑜教訓」的,還是國民黨的那些「國代」們。在「修憲」前,由「國民大會」進行的「總統」選舉,是實行「絕對多數制」的。實際上,一九四八年四月二十日進行的第一任「總統」選舉,蔣介石雖然在第一輪投票就以絕大多數的懸殊比數擊敗同黨對手居正,但在「副總統」選舉中,蔣介石所屬意的孫科,並未能在第一輪投票獲得過半數票,必須再次投票,在經過四輪投票後,孫科敗給了李宗仁。

其實國際潮流是主張「絕對多數制」。這使筆者想起了一九八六年的葡國總統選舉。當時有三個人參選,其中二人是左派,右派的一人。在第一輪投票中,右派候選人得票最多,但並未過半,必須進行第二輪投票。左派社會黨的蘇亞雷斯得票第二,共產黨候選人得票第三。共產黨雖然與社會黨有黨仇,但為意識形態及捍衛「四‧二五革命」的成果,防止右派復辟上台,因而召開「全代會」決定顧全大局,支持蘇亞雷斯。在投票當日,共產黨人及其支持者,是載著黑紗流著眼淚,投票給蘇亞雷斯的。結果,蘇亞雷斯贏了,並形成了社會黨基本上壟斷葡國政治的態勢。現任聯合國秘書長的古特雷斯就是葡國社會黨員,曾任葡國社會黨主席和國際社會黨聯盟主席,也曾任葡國總理,並在總理任上與也是社會黨員的葡國總統沈拜奧一道,出席中國政府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的典禮。

但在國民黨主導的「修憲」,「憲法增修條文」第二條卻明文寫上「總統」選舉「以得票最多之一組為當選」。亦即實行「簡單多數制」,得票最多者無須過半票就可當選。因此,二零零零年的第十任「總統」大選,陳水扁僅以百分之三十九點三的得票率就當選了。如果是實行「絕對多數制」,進行第二輪投票,以宋楚瑜的百分之三十六點八,和連戰的百分之二十三點一,合起來已經過半,就不是陳水扁當選。

昨日參與聯署的人,其中就有當年「修憲」時的「國代」。他們對自己「修」出違背國際慣例,導致國民黨喪失政權的條文,能不羞愧嗎?還有何資格奢談什麼「宋楚瑜教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