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歐盟關係讓中醫藥大健康產業「借船出海」

  澳門特區政府根據習近平主席有關「要結合澳門實際,在科學論證基礎上,選準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主攻方向和相關重大項目,從政策、人力、財力等方面多管齊下,聚力攻堅的指示,在全面對接國家「十四五」規劃,深入實施《粤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基礎上,編製了《澳門特別行政區經濟和社會發展第二個五年規劃(2021-2025年)》,為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提供了清晰的方向。據此,行政長官賀一誠在《二零二三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中明確提出「1+4」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策略。「1」是按照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目標要求,促進旅遊休閒多元發展,做優做精做強綜合旅遊休閒業;「4」是持續推動中醫藥大健康、現代金融、高新技術、會展商貿和文化體育等四大重點產業版塊發展,着力構建符合澳門實際且可持續發展的產業結構。而《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規劃(2024–2028)諮詢文本》則以「二五」規劃和「1+4」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策略為依據,對综合旅遊休閒業、中醫藥大健康產業、現代金融業、高新技術產業及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會展商貿及文化體育產業作出細化規劃和部署。
  「二五規劃」和「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規劃」都在「1+4」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策略,將中醫藥大健康產業排在四大重點產業版塊的第一位,可見特區政府對該產業在扭轉澳門經濟結構單一、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中所發揮的作用,寄望甚高。因此,諮詢文本對中醫藥大健康產業的發展,列定了如下的發展目標:促進中藥產業高質量發展,大健康產業與綜合旅遊業實現聯動發展,及中醫藥管理水平進一步提升。在「主要任務」中的「促進中醫藥產業的國際化」一節中,諮詢文本指出,利用好澳門與多個區域經濟組織的聯繫,加深「官、產、學、研」之間的交流。積極參與西太平洋地區草藥監管協調論壇(FHH),充分發揮FHH永久秘書處的角色,加強藥物監管機構之間的溝通合作,提高澳門中成藥在質量及品牌方面的國際認可度,搭建面向葡語國家、東盟、歐盟的市場網絡。依託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國家中醫藥服務出口基地,運用「以醫帶藥」模式,拓展中藥產品、保健品國際市場。擴大已在莫桑比克、巴西註冊的中醫藥產品的銷售,繼續拓展其他國際市場。
  其實,還可更細化一步,充分利用中國澳門與歐盟的關係,尤其是對澳門部分產品的「免檢」待遇,以及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完成「放開一線,管住二線」封關後,橫琴與澳門屬於同一關稅區,橫琴的產品等於「類澳門產品」的特點,透過適當的方式,將澳門–橫琴的中醫藥產品「借船出海」,進入歐盟市場。
  實際上,在澳門回歸前,葡國曾經為澳門未來國際化發展做了一件好事,就是利用其擔任歐盟輪值國的機會,促成歐盟與澳門達成多項緊密聯繫關係,簽署了「澳門與歐洲經濟共同體的貿易及合作協議」,使澳門和歐盟進一步加强聯繫。此協議涵蓋了貿易、經濟、科學和技術的合作,並成立了「歐盟-澳門混合委員會」,該混合委員會每年舉行會議審視協議的執行情況,以及制定發展貿易和合作的項目。曾經有消息說,當時還為澳門產品輸入歐盟爭取到「免檢」待遇。
  據有關資料顯示,歐盟是全球最大的植物藥市場,約占全球市場百分之四十四點五的份額,六成以上的歐洲人使用傳統藥物。目前歐盟有二十七個國家,總人口五億多,超過北美自由貿易區,成爲全球最大的貿易市場,爲中藥産品在全歐盟內流通帶來了更多便利,潜在市場前景廣闊。但目前歐盟市場上流通的植物藥是以當地生産爲主,中國生産的中成藥産品進入歐盟市場的數量非常有限(非正常渠道進入除外),品牌産品更是寥寥無幾。不過,隨著中醫藥的國際化進程,歐洲人在接受中醫藥方面有了相當的進展。據不完全統計,歐洲現有中醫教學機構三百多所,每年向各國輸送五千多名中醫藥專業人員。歐洲現有中醫師和針灸師十二萬多人,每年就診患者超過五百萬人次,患者以西方人士爲主。由于受到法律的約束以及缺少中藥産品,目前歐洲的中醫診所多以針灸、推拿及理療等爲主要治療方式,對中藥産品潜在需求是巨大的。衆多海外中醫業者面對疑難雜症苦于沒有正宗中藥可用,只能鋌而走險通過各種途徑自己想辦法,但無法解决藥源不足的根本問題。隨著中醫藥在歐洲影響力的日益擴大,中藥産品批量進入歐洲是中醫藥從業人員和廣大患者的現實需求。
  為此,歐洲各國政府日漸意識到中醫藥學的重要性,開始著手推動中醫藥在本國的發展。世界中聯、世界針聯相繼成立了中醫立法委員會,爲推動中醫藥在世界各國立法做出了積極努力。歐洲各國中醫藥團體也一直在不斷地與當地政府溝通、協商,希望早日實現本國中醫藥立法。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匈牙利國會通過中醫法案,成爲歐洲首個實現中醫立法的國家。目前已有匈牙利、葡萄牙、瑞士三個國家實現了中醫或針灸立法。中醫藥、針灸及推拿等服務項目被德國、瑞士、荷蘭等很多國家納入醫療保險。尚未立法的歐洲國家把中醫針灸納入到自然療法、替代醫學或理療師行業進行管理,中醫針灸在歐洲的發展可謂有法可依。儘管如此,歐盟各成員國(包括上述對中醫或針灸立法的國家)幷未特別對中藥進行新的立法。目前中藥産品作爲「藥品」在歐盟內銷售流通,仍要遵循二零零四年頒布的《歐盟傳統草藥注册程序指令》(即歐盟傳統藥品法)。如果作爲「食品補充劑」在歐盟部分國家銷售,則不受上述法律約束。
  「GMP認證」的標準是:證實生産企業的廠房、人員、設施、材料的采購和使用及産品製造過程控制、工廠和人員衛生管理、質量管理體系均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産品質量得到穩定控制,確認企業的各方面條件均符合GMP要求,通過審查機構認可後,才能由有關權威機構頒發給企業相關的GMP認證證書。歐盟藥品管理局幷不執行GMP認證的任務,而是授權歐盟成員國安排進行,證書由進行檢查的成員國發放,成員國間互相承認。
  也就是說,獲得葡國或其他對中國澳門特區友好的歐盟的GMP認證的產品,在歐盟各成員國將是「通行無阻」的。因此,澳門–橫琴的中醫藥產品,是否能夠透過「歐盟-澳門混合委員會」的途徑,爭取到獲得「歐盟GMP認證」的便利,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當然,有意計劃進入歐洲的中成藥產品,應當盡量避免使用水銀、硃砂等礦物藥材為原料,改以其他藥材替代。